成长的余温

2019-10-23 蝶湖文学社 | 思蝶旗舰店

成长的余温

会计学院 李丹

日光的功率被调的得越来越小,贩卖日落的晚霞渐渐在六点准时收摊,知了鸣叫的声音随着摇曳花朵的枯萎渐渐微弱暗淡了,这一切都像在告诉我盛夏在收尾,暑假在结束。

对于四季天地来说,一年中最温暖的那个季节渐渐过去了。对于我来说,18十八岁的这个夏天也慢慢过去了。这个夏天的尾巴是悲伤的,因为天地还会再有夏天,但我不会再有18十八岁的夏天了。

我跨上背包,拿上录取同意书,伴着行李箱摩擦着故乡的泥土地发出的轰隆轰隆声,我坐上了火车踏上了来九江的路。望着窗外的万里无云的天空,只剩下纯粹的蓝,山川连绵像水粉画千丝万缕晕染,庐山大好风光一览无遗。

我快到九江了,那就意味着我离家乡越来越远。从前说高考后一定要离开这个生活长了近二十年的鬼地方,可直到离故乡越来越远渐行渐远才明白自己即将面临着什么。

新的城市,新的学校,新的课程,新的环境,一切陌生而令人不安,在这里没有故乡熟悉的气息,。等待着我的是对未来的迷茫,还有从心里渗透出来的恐慌。是由心里恐慌渗透内心的寒冷。温暖在哪里呢?那时候充满我脑子的只有恐慌。

下了火车,迎扑面而来的是学校热情的学长学姐们,举着标着“九江学院”四个大字的红黄加粗的木牌,我听见他们温柔地呼唤九江学院的大一新生,他们热心地温柔的呼唤我,帮忙拿行李,耐心介绍解答学校的情况。在火车站乌泱泱的人群里除了父母,他们的热情是唯一让我在异地感受到的温暖的东西。


散步在九院的林荫路,树叶的影子透过阳光熙熙攘攘地的投射在地面上,若成长是十八岁晚夏遗留下的最后一声蝉鸣,那我便是穿梭于这四季天地之间的捕蝉人。我要用尽力气捉住异地各个角落散布的温暖,捕捉一切成长路上的温暖。踏下校车,双脚正式落在了九院的土地上,我在真正意义上到达了这个即将生活四年的地方。它和我在网络上看到的图片还是存在着一些差别的,不是想象中密布高楼行走匆忙的冰冷学园,相反它充斥着一股浓郁的人情文味道,青葱的树林旁是稀疏幽静的几人散步的小道,大大小小的湖分布在学校的各个地方,湖畔种着各式各样的竹林、花果树,孔子象像、白鹿书院碑多少历史的沉淀累积,汇聚在九院的草木之间。


我突然觉得这个学校不再是网上图片看到的那样冰冷,它透过校园文化的每一处事物在与我对话,诉说着它的热情,它的历史,它的温暖。


在一系列入学手续办好后,我也终于到了该和父母说告别的时刻,第一次真正要离开父母身边,再也没有人会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对我嘘寒问暖无微不至,需要自己照顾自己的独立生活真正到来,母亲拉着我的手声声温柔的叮嘱,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亲情的温暖抚慰着我。

  温暖在哪里?

我想它生长在于我生活的每个不起眼缝隙里,融于是学长学姐的善意中、学校景色的温柔中、熟悉亲人的鼓励里和自己直面成长的坦然中,它们一个个汇聚成了异地的温暖,充满了我的心扉。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原来十八岁的夏天,不止是西瓜气泡水和悠长的假期,它还是离别的忧愁和面对的迷茫,它更意味着成长的痛苦和独立的责任。

「 在看的,麻烦点一下再走~ 」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