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第二天就被陷害入狱,三年后他偶得神医传承,化身最强女婿

2019-11-29 蜜爱书吧 | 蜜爱蜜旗舰店



第一章 我永远不会正眼瞧你

27路公交车上。

一男一女默然并坐。

男人一副农民工的打扮,夹克上全是水泥灰,甚至脚上穿的还是双解放鞋。

可他旁边的女孩却美得不可方物,眸子清丽又朦胧,蛮腰长腿,很是完美。

俩人并排坐在一起,有些不搭,一路也没有一句话。

报站提示声响起,女孩站起身,往车门走。

“等一下!”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站起喊了一声。

车厢里的人纷纷转头,诧异地朝着俩人看了过去。

这俩人竟然认识?

周江没工夫管别人的目光,他快步走上去,“我知道我不该找你,但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你点礼物。”

说着,从兜里掏出他准备好的五块巧克力。

可是掏得太急,巧克力碎落一地,周江手忙脚乱地蹲下来捡。

女孩在车门处站住了,薄而优美的唇微微扬起,表情像是在看热闹。

周江挑出一块没摔碎的巧克力,递到女孩手中。

当伸手一瞬间,他却发现,女孩如冰的眼眸里,充满着无限的怜悯和可悲!

周江手悬在空中,嘴巴张着,半天说不出话。

“虽然你是我丈夫,但你并不用讨好我,”女孩弯月般的黛眉一颦,“因为我永远都不会正眼瞧你。”

话音落下,她便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江叹了口气坐了回去,也不管车厢里看笑话的目光,自顾自地把巧克力塞进嘴里,毕竟早饭还没吃呢,可不能浪费了。

刚刚那女孩,只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刘青青,结婚到现在三年,俩人连手都没牵过。

因为,刘青青体面地当着医生,而周江却是刚出狱、在工地搅水泥的民工!

周江大口咀嚼着巧克力,心里苦水一阵阵上涌。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忍住自己的心酸,周江挤出笑容问:“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声音微微颤抖着:“儿子,我现在在医院,脑袋有点不太好使了,你过来医院看一趟。”

“我现在就过去!”周江忙道,突然得知自己母亲得病,他感觉像被人在后脑勺上来了一棍,懵了。

电话那头道:“我可能马上就要昏迷了,你帮我看着要花多少钱,要是太多了,你就别管我了,别浪费钱了。儿子......妈可能不能看到孙子了。”

一瞬间,周江热泪纵横:“妈,我现在就过去,你不会有事!我,我现在就过去。”

周江急急忙忙把公交车叫停,疯了般往前面跑进医院里。

进去之后,刘青青正在医院里,身上已经着上了一件白大褂,多了一分俊美的英气。

她看到周江,登时俏脸沉了下来:“我都说了,你不要在我同事面前出现,你怎么还跟来了!你到底还要不要点脸?”

“刘青青,我现在没工夫和你吵,我妈在你这医院,她现在很严重。”周江说着往电梯跑去。

刘青青怔了一下,虽然对这个上门的老公她瞧不起,但是婆婆病重了,她好歹也留点情分看一眼。

她跟在周江后面,到了病房里。

一个医生站在床头看着俩人问:“你们是病人的家属?现在把字签了,手术费缴了,就可以手术了。”

接过手术同意书,看着上面的医疗费,周江两道眉毛锁在了一起。

手术费要十万,可他身上一百都没有!

想了一下,他转头看向刘青青,咬了咬牙道:“手术费......我实在拿不出,你能不能找家里要十万,我会还的。”

刘青青脸色顿时一沉:“你还是男人吗?你都毕业多少年了,连这点钱都拿不出?”

“对不起。”周江低着头道,毕竟自己是个上门女婿,更何况,母亲的医药费还要靠她。

刘青青寒澈的双眸中充满着鄙夷,撇过脸去,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着那头道:“妈,你能不能打十万过来?”

“你要十万干什么?”电话那头问。

“周江的母亲病倒了,现在要十万手术费,现在就等着钱做手术。”

“他妈病了,让我拿手术费,这是什么笑话?”

“可是,妈,他妈就等着这笔钱......”

“闭嘴,他妈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语气愈发生气,刘青青也不知该说什么,拿着电话,转过头来看着周江,表情无奈至极。

周江拳头握紧,牙齿咬得咯噔作响。

这个岳母平时在家就对他白眼相向,他都能忍,可是现在他母亲就等着这十万医药费,实在是无法再忍。

他走上去,从刘青青手里拿过电话,对着那头道:“岳母,我这几年没有往家里拿一分钱,但那也是因为我被冤枉坐了两年牢!你看不起我没关系,但是我妈现在就在病床上等着手术,你就当借给我,我一定还!”

“还?你拿什么还?”电话那头传来尖酸的冷笑:“你就别做梦了,我刘家的钱,不可能拿给你一分一毫!”

“岳母......”

周江还想再恳求,可是手机中已经响起了忙音。

瞬间,他的眼睛被绝望填满。

刘青青叹了口气看着她,想安慰却不知该怎么安慰,犹豫着道:“我这里还有三万,先帮你垫着,让他们先开始手术,但是手术费你得补齐。”

“我去找你姐夫要工资!”

周江忽然想起什么,转身从医院跑了出去。

三年前出了医疗事故入狱后,他的行医资格证就被吊销了,在家里闲了一段时间后,周江去了连襟赵有钱的工地上和水泥。

可是,赵有钱用公司资金不足的理由,连续拖欠了他三个月的工资,这三个月工资累计起来,也有两万了,至少也能凑出手术费的一部分。

从医院出来,周江马不停蹄地跑到了东华基建公司,推开了赵有钱的办公室。

赵有钱此时正在办公室的躺椅上酣睡着,一醒来看到面前的人,登时堆满横肉的脸上纠结在一起:“你进来不会先敲下门?别觉得你和我是亲戚,你在工地上就不一样。”

“把我这三个月工资结给我!”周江手拍桌上,斩钉截铁地看着他道。

听到这话,赵有钱顿时笑了起来,露出一排黄牙:“周江啊,你看看工地上那些人,哪个现在工资发了?现在公司资金运转不过来,发不了!”

说着,他面带嫌弃地瞥了周江一眼:“我是看着你和我是连襟的份上,才赏你口饭吃,你不感谢我,还跑过来找我要工资?”

周江咬着牙看着他道:“我没工夫和你废话,我妈现在在病床上等着钱手术,你把钱发给我!”

“你妈是死是活关我屁事?”赵有钱脸上升起一抹怪笑,脸上的肥肉跟着抖动起来。

顿时周江脑袋里一股火气冒上来,直接从办公桌上操起一个花瓶,对准了赵有钱的脑袋:“我再问你一遍,你发不发?”

“你还想打我?”赵有钱一脸鄙夷:“你可以试一下,你碰我一下,就一分钱也别想拿。”

第二章 百医传承

看着赵有钱轻蔑的笑容,周江被彻底激怒了。

他的眼睛里,仿佛有火要冒出来。

“我去!”

一声怒吼,周江手里的花瓶,朝着赵有钱的脑袋砸了下去。

镗一声,瓷瓶在赵有钱的脑袋上碎开。

赵有钱一摸脑门,手上全是血,他被打得迷迷糊糊,抬起手指指着周江:“你个废物,你还真敢......”

周江没有说话,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又朝着赵有钱的脑门上又砸过去。

赵有钱被砸倒在地上,身子不由地向后退着。

对于这个连襟,他从来没有半分瞧得上,可是今天的周江实在太疯了!

这哪还像以前那个软弱的上门女婿,明明就是个杀人犯!

他一边手撑着向后爬,一边对着周江警告道:“你,你冷静一下,杀人是犯法的啊!”

周江已经打红了眼,扑在赵有钱的身上,一下一下地用烟灰缸猛砸。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有钱像只死猪般昏了过去,地上一滩血。

周江喘着气,从赵有钱身上爬起来,开始翻赵有钱的办公室,果然从抽屉里找到了一叠钱。

从里面拿出两万,周江转头往外走,脚下却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周江挪开脚一看,脚边是一个红色的吊坠,吊坠在一堆碎瓷片里,显得有些耀眼。

鬼使神差地,周江把吊坠捡了起来。

就在一瞬间,像是有一道大幕在周江四周拉下,眼前变成一阵漆黑,似乎有无数只蚂蚁,正在往周江脑袋里钻。

周江疼得倒在了地上,嘴里发出着着“嘶嘶嘶”的叫声。

像是只有十秒,又像是过了百年。

四周渐渐明亮起来,自己还在办公室里。

手里的吊坠已经从鲜红色,变成了黯淡的黑色。

周江感觉脑袋里多了很多东西,准确来说,是多了很多记忆!

一百个人的记忆!

每一个人的记忆,在脑袋里都清晰无比,而这一百人,都是名硕古今的大医生。

顺着这些人的记忆,周江总算是知道了这块吊坠的来头。

这块吊坠的每一代主人,记忆都会进入这块吊坠中,跟随下一个主人。

而从古到今,这个吊坠已经有了一百个主人。

上一个吊坠的主人,临死前把吊坠放在了这个花瓶里,刚巧这花瓶被周江砸开了。

周江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本就是医科大学毕业,再加上这么多前辈们的经验,要治个病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不过,现在的他,没工夫去想这些,连忙踹着拿回来的钱,匆匆跑去医院了。

到了医院,刘青青见他这时才回来,俏脸上升起一丝不快:“我还以为你拿不出去钱跑了呢!”

“我拿了两万块钱回来,我再去想办法把钱凑齐。”周江把钱放到刘青青手中,喘着气道。

刘青青道:“我已经向医院那边担保了,你只要只要这个月把手术费填上就行。”

听到这话,周江总算是松了口气。

刘青青瞥了他一眼道:“你也知道你在我家是什么地位,我妈不可能拿钱填这个坑,你自己想办法把这笔钱填上。”

“我会想办法把钱凑出来的。”

说了一句,周江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一身脏兮兮的水泥灰,刘青青无奈地摇摇头,心道你都已经废成这样了,和水泥得和多久?还是自己过两天去找朋友借点钱,先把医药费付了吧。

......

......

周江已经算是个彻头彻尾的上门女婿,老家又在乡下,离开医院之后,他也没地方可去,只能去刘青青家里。

进了这栋别墅里,周江直接进了自己那间窄小的杂货间。

杂货间里有一张木床,就是他一直以来住的地方,虽说屈辱了点,但好歹也算是有个容身之所。

把门关上,周江便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打坐起来。

这是他脑袋里其中一个人的一套炼体功法,名叫血华功,练了这套功法,远了开山劈河,近了也能强身健体。

不知练了多久,直到杂货间里的光线已经暗得看不见人,杂货间外面,突然一阵敲门的声音。

“周江,你给我滚出来!”

女人刺耳的叫声,周江很快听出,这不就是对自己弃若敝履的岳母娘刘秀英吗?

他打开门,一个满脸厚粉底顶着泡面头的中年女人站在自己门前,正一手插着腰,一双怒目瞪着自己。

周江淡淡一瞥道:“怎么了?”

刘秀英没有回答他,只是一声冷喝:“你给我跪下。”

“跪?”周江剑眉一蹙。

刘秀英大嘴一咧,用刺耳的声音对着周江骂道:“你个废物,吃我的喝我的就算了,还把我女婿给打了,你现在就给我向他下跪道歉!”

听到这话,周江目光越过刘秀英往后面一望,果然看到后面一个满身横肉的家伙,脑袋上包着一层厚厚的纱布站在后面,正是赵有钱!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

  • 所有人都认为我吃软饭,配不上天仙一样的老婆,却不知...
    所有人都认为我吃软饭,配不上天仙一样的老婆,却不知...

    第1章 你是我媳妇儿“赵子风,注意你的手,咱两没那么亲近!”一声冷漠至极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听的我极为不爽。“什么叫没那么亲近,你不是我老婆?”我把手搭在一个女人修长的腿上,两人都躺在金黄色的沙滩上晒着太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两...

  • 因为穷被女友嫌弃,却不想有一天一通电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因为穷被女友嫌弃,却不想有一天一通电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第1章“还不起来?睡个觉还不老实,我真的受够你了!”冷冷的声音将张策从睡梦之中拉了回来,张策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着眼前神色冰冷的女人,他低下了头,心中满是委屈。张策今年才十八岁,但是已经有一个漂亮的老婆了,就是眼前的江一楠,说不出来大...

  • 豪门赘婿竟去当妇科男护士,却无意间激发血脉,继承医圣传承
    豪门赘婿竟去当妇科男护士,却无意间激发血脉,继承医圣传承

    第一章妇科男护士“滚,让他滚出去!”一个女人的喊叫从帘子后面传出来,林强满脸通红手里拿着棉棒和消炎药,看上去无比狼狈。“我要去投诉,你们医院居然让男人到妇科来耍流茫!”叫声依然不依不饶,叫声的主人就像自己有多么高级、多么清白无暇。但...

  • 新婚第二天就被陷害入狱,三年后他偶得神医传承,化身最强女婿
    新婚第二天就被陷害入狱,三年后他偶得神医传承,化身最强女婿

    第一章 我永远不会正眼瞧你27路公交车上。一男一女默然并坐。男人一副农民工的打扮,夹克上全是水泥灰,甚至脚上穿的还是双解放鞋。可他旁边的女孩却美得不可方物,眸子清丽又朦胧,蛮腰长腿,很是完美。俩人并排坐在一起,有些不搭,一路也没有一...

  • 空姐一年赚200万,聊天记录被爆,有钱人的世界这么賍?
    空姐一年赚200万,聊天记录被爆,有钱人的世界这么賍?

    第1章华国龙城监狱,这里关押着华国最重要的罪犯。此刻,在监狱的最深处一间大囚房中,一个壮汉跪倒在一个青年面前。这若是被这里监狱的人看到一定会引起轰动。这个大汉是这个监狱的霸主,世界级死神,作恶多端,杀伐无数,当初抓他的时候,华国派了...

  • “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有魅力,让那么多女人都看上我。”
    “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有魅力,让那么多女人都看上我。”

    第001章 先祖传承东明市的夜,如浓稠的墨砚,深沉的化不开……然而此刻,东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某间病房里,却灯火通明,一个脸色惨白的青年静静躺在病床上,头部被一层层纱布包裹,令人看不清其面容。病床上躺着的,是东明大学医学院一个叫秦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