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嫁的三手男人,他最爱的是前前妻”| 真实故事。

2020-03-02 猪小浅 | 浅呢娅旗舰店



昨天的故事,没看的可点:“我和丈夫9年的变态相处,说出来会影响你的婚姻。”

01


周珊遇见佟亮是2017年夏天。


凌晨的青岛,吹着淡淡烧烤味儿的夜风。


周珊在一家酒吧里卖酒。这一年,她26岁,青春就是本钱。一双美腿,也是傲人的资本。


不过在酒吧,有时还是麻烦。


那天就是一个客人突然拦住周珊,要她喝一杯才能走。周珊推脱说,我酒精过敏,不能喝。


客人就不高兴了。卖酒的不能沾酒,骗谁呢?


说话间,他拦着周珊的那双手向她大腿摸过来。周珊正愁怎么脱身,旁边一个男人伸手把周珊揣开了,接着给了客人一拳。


那个男人就是佟亮了,从昆山来青岛出差。


他以一种英雄救美的姿态,出现在周珊的生命里。


周珊记得那天佟亮的样子,白色衬衫,黑色风衣。眼睛里都是意气风发,嘴角却挂着温暖笑意。


他站在声色犬马的酒吧里,宛如阳光清爽的少年郎。


明明他们素不相识,但他出于正义帮了她,得罪了自己的客户,客户气得直接甩手走人。


周珊感激,也愧疚。她说,我要怎么谢你,怎么赔偿你的损失呢?


佟亮回,谢什么,这是应该的。


周珊下意识地说了句,那加个微信吧。


02


其实周珊白天还有一份正经工作。


那时候,她家里出了问题。爸爸在外面烂赌,欠下30多万的外债。


周珊迫不得已,晚上才到酒吧兼职卖酒,帮父亲还债。


那是周珊一生最灰暗的时光。白天,她是格子间里按部就班的小职员。晚上,又变做风情万种的售酒小姐。


听起来有如小说一般的双面人生,放在现实生活里,只有一个字,就是累。


周珊每天只能睡四小时。白天昏沉沉的,小错不断,免不了挨上司骂。晚上,环境混杂喧嚣,总有躲也躲不完的咸猪手。


有时周珊会觉得,上洗手间那点时间,是一天里唯一轻松的时刻。


坐在马桶上,狭小的格间,给了周珊莫名的安全感。


她会刷一会儿手机,看看同学和朋友的生活,但不想和他们说话。


因为她不想让任何朋友知道她眼下的境遇。唯一能聊聊天的,大概就只有佟亮了。


毕竟,他们不熟。有些话,只想讲给陌生人听。


03


佟亮和周珊都是东北人,一个沈阳,一个长春。


不过佟亮在昆山工作。也许是缘份吧,在遥远的青岛相遇。


在微信上,有时周珊会和他吐槽自己的疲累。佟亮说,你不懂,年轻时候吃的苦,到老了都是财富。


周珊说,我不是怕苦,我只是怕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


佟亮说,放心,凡事不会一成不变,总有一天会苦尽甘来的。


周珊在心里默默地说,你又不是我,当然想得容易。


然而她不知道,那时的佟亮也同样的深处困境。


因为资金周转不利,公司面临倒闭。而他的老婆,只想与他共富贵,不想与他拼生活。


佟亮没含糊,在他最难的时候,成全了她。他把所有家底打包、钱财清算、给女人买了机票,送她回了家。


佟亮从昆山跑来青岛,就是为了扭转生意困局。


周珊说,都怪我,坏了你的生意。


佟亮回,生意靠缘分,也靠人品。随缘就好。


不知道为何,这个叫佟亮的男人,在周珊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04


其实佟亮比周珊也就大三岁,但他的经历,比周珊知道的还要悲惨一些。


可能因为两个人都身处困境吧,需要一点依偎取暖的温度。


他们在微信上聊天,越聊越久,越聊越深。周珊也是那时知道了佟亮和他第一任妻子的故事。


是的,那个临时逃脱的,是二妻。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前妻。


换句话来说,佟亮已经结过两次婚。


前前妻叫小梅。和佟亮是青梅竹马,俩人在青春最美好的年纪里相爱,然后成家。


那时佟亮没什么钱,但小梅愿意陪着他。佟亮开了一家小小的快递公司,只有一个仓库大。


小梅跟着他一起搬货,扛麻袋。每天十几个小时毫无怨言。


佟亮摸着小梅满是硬茧的手,发誓这辈子对她不离不弃。


然而有的人一辈子很长,有的人一辈子却太短太短。


是正月十五晚上,佟亮收车,赶回家吃元宵。一进门就发现小梅倒在了厨房。煤气漏气,小梅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撒手走了。


佟亮的世界一瞬陷进了黑暗,曾经对人生所有美好的期待,都变成了利剑插在记忆里。


如果不是看着日渐年迈的父母,他真想跟着小梅就去了。


后来,佟亮一个人自驾,从东北一路开进了西藏,在那片人类最接近天堂的土地上,找到了心灵的归属。


从西藏回来后,佟亮一头埋进事业里。


四年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小梅的反面。她彪悍,张扬,手臂上纹着夸张的刺青。喜欢逛街,购物,玩夜场。追佟亮也追得很火热。


佟亮爱她玩得起,放得下的性格。那正是他所缺少的勇气。


她救赎了他,所以他娶了她,以为会是一辈子。


只是没想到生意一出问题,她就只想躲得远远的。


佟亮不怪她。他只是更加怀念小梅的好。


佟亮说,我每年的正月十五,都会去墓地陪陪她,和她说说话。


周珊被深深感动了。


他应该是个深情而重义的男人吧。


一直记得第一任对他的恩情,也从没有抱怨过第二任对他的不义。


他真真切切地爱过她们,所以珍惜着她们给过他的每一份记忆。


05


在和佟亮的聊天过程中,周珊渐渐对他有了感情。


其实在这之前,周珊也谈过恋爱。但佟亮带给她的感觉不一样。


可能都是生活中挣扎的人,独自扛着命运的艰辛。


佟亮说,人在低谷的时候,就要埋头干,慢慢储备,等待东山再起。


周珊在他身上,读到了生活的光亮。他们互相鼓励,互相安慰。


那时候,父亲的债还没有还完,但周珊却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她相信,只要咬牙挺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周珊承认,佟亮就这样不知不觉住进了心里。


喜欢一个人就告诉他,所以周珊表白了。佟亮笑着说,你确定吗?我都已经结过两次婚了。


周珊说,我才不管你的过去呢,再说你还因为我丢了生意。


佟亮回,你怎么还记着这事。


周珊说,是啊,要记一辈子的。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过了很久,周珊才收到佟亮的回复,我很怕你是一时冲动,你再想想。


周珊说,不用想了,我确定。


2018年2月27日,周珊记得特别清楚,她接到一个快递。


是佟亮寄来的,里面是一块手表,和一张卡片。


佟亮说,谢谢你懂我,也请你等我。


周珊把那张卡片读了几遍,轻轻按在胸口。


虽然那只是一句简单的承诺,但她相信,一定会等到苦尽甘来。


06


周珊决定去看看佟亮。


朋友都让她别犯傻,第一次约会,必须让男人主动。但周珊觉得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于是她执意订了红眼航班来看他。


昆山没有机场。周珊在上海下的飞机。佟亮开车来接她。因为飞机晚点,佟亮等了四个多小时,周珊出来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两个人在微信上各种体贴亲密的话都说得出来,可真实的面对面,却手足无措地不知该说什么。


真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周珊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辛苦了。


尬出天际线。


而佟亮更是不解风情,连小手都没拉一下。他一把抢过周珊手里的拉杆箱,憨憨地说,饿不饿?


周珊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心里却在呐喊,饿,我饿你个大头鬼哦!


平时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都哪里去了,老子要抱抱亲亲举高高好吗?


那一次的江南之旅,佟亮带着周珊游玩了无锡和扬州。


吃饭的时候,周珊抢着付钱,佟亮当场急了。


他一把按住周珊说,我是不是你男朋友啊?是的话,你抢个什么风头?


周珊心里的花就这么开了。


他的车上有她爱吃的零食、水果。衣柜里有了她的睡衣,穿衣镜前,有了她的护肤品。


他们就这样相爱。


07


6月的时候,工作调动。周珊申请去了昆山。


没别的原因,只为了佟亮。


他们自然而然地住在了一起,佟亮终于得到了展现厨艺的机会。一个月,就把周珊催肥5斤。


周珊说,我不能再跟你住了,再住下去我就成熊了。


佟亮说,那我得赶紧把你喂成猪,看你跑了以后有没有人要。


恋爱的人啊,斗嘴都在撒糖。


一天晚上,睡梦中的周珊,突然惊醒,浑身难受得让她发出一阵一阵冷汗。


周珊从小就得了一种怪病,深夜会忽然感到身体里骨头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的蚀心之痒。


当医生的妈妈带她跑遍了北京、上海的大医院,最后在精神科得出了结论——美的尔综合征 。


这种病无药可医,只有保持好心情,才能降低发病率。


佟亮听见周珊难捱的忍耐声,醒过来。他问了情况,然后温柔地把周珊抱进怀里,像哄小孩子似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周珊缩在他怀里,身体被温暖有力的臂膀包围着,那股难熬的痒也就慢慢淡了。


她迷迷糊糊地睡去,又醒来,反反复复。


而佟亮始终都在抱着她,轻声地为她哼着儿歌。


周珊终于安稳睡着了,一夜安眠。


08


说也奇怪,那天之后,周珊这个从小跟到大的怪病,再也没有发作过。


而周珊也是在那个夜晚,认定了佟亮。


其实,他们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好多少,但两个人的感情,却日益深厚。


佟亮对周珊变得越来越来霸道,根本不留给她难受的机会。


一次,他们吃火锅。周珊吃到一半突然牙疼,吃不下。佟亮知道了,起身说是去洗手间。回来手里就多了牙痛药。


他和服务员要了热水看着周珊把药吃下去。服务员齐齐向周珊投来艳羡的目光。


佟亮喜欢自己调酒,牛栏山调的比莫吉托还好喝。有一次,周珊贪杯,多喝了几口结果浑身通红,手掌脚底胳膊全都起了红疹。


佟亮吓坏了。那时已是夜里一点多,佟亮开车带周珊,跑遍昆山所有的医院。


佟亮说,原来你真酒精过敏啊,我以为你以前在酒吧是找借口呢。


那一刻,周珊忽然就想起他们第一次相遇,仿佛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她从没想过,曾经那个英雄救美的男人,就这样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而后来周珊无意中发现,佟亮的车子上不只常备着她爱吃的零食和水果,还多了一盒抗过敏药。


09


时间转进2020年,疫情跟着春节一起来了。


周珊和佟亮困在老家,没能按照计划回昆山。两个人常在微信上联系。正月十五的前一天,佟亮特别郑重给周珊打了电话。


他说,明天是我前妻的忌日。我每年都去看看她,和你请两个小时假。


周珊说,你去吧,顺便帮我带个好。


朋友知道了,都说周珊是不是傻,本来就是个三手男人了,怎么还让他明目张胆地给前妻留位置。


可周珊觉得,一个能对前妻有情有义的男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那是印刻在他骨子里的性格,一生不会改变。


佟亮从墓地回来,给周珊发了微信。


他说,疫情结束之后,我们结婚吧。你不是我的三妻,你是我修来的,三生三世的福气。执手共栽十里桃林,相携同赏一世繁花。


周珊看着那一行字,忽然湿了眼眶。


她回了,好。


PS:你知道什么是爱情里的认定吗?认定大概就是看到他,余生再荒凉,也觉得有所期盼。祝福他们。


你可能错过:

“我和丈夫9年的变态相处,说出来会影响你的婚姻。”

“出嫁那天,她怀里揣着一把刀”


有偿征集素材:


如果想倾诉或分享以下任何一类故事,欢迎微信直接留言:

1. 亲情:父母或者兄弟姐妹。

2. 爱情:甜甜的,伤心的,遗憾的,难忘的。

3. 婚姻:离婚,复婚,再婚。

4. 友情:美好的,遗憾的,伤心的,难忘的。

4. 求助:给你建议。

5. 和疫情相关的故事。


扫下方的微信二维码或直接添加微信号:shenyiyi0901,留言即可。

长按识别即可关注猪小浅

点个在看
祝福爱情!!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