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2020-03-05 今今乐道 | doubleone双一旗舰店

春秋五霸之一齐桓公有一次这样问宰相管仲:“丞相啊,鲁国、梁国,像黄蜂的刺一样,我想拿下鲁、梁,你可有什么办法啊?”

管仲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对齐桓公耳语一番。齐桓公听得眼前一亮,随之心花怒放,连连点头说:“嗯,高!高!实在是高!”

不久之后,齐桓公听从了管仲的建议,脱下国产的衣服,穿上一种原产于鲁国,叫作绨[tí](一种厚实而光滑的丝织品)的服装,开启了第一场“元首服装大秀”,他从鲁国家门口的泰山南面经过,顺便登了泰山,并且逗留了十天。他每天穿着各种款式的绨服出入各种公众场所,言谈举止间不时表现出对绨服的狂热喜爱。

鲁国、梁国就在泰山之南,齐桓公穿绨服登泰山的“明星效应”,一下子就传遍了鲁国、梁国。与此同时,齐桓公不仅自己穿,还命令朝臣们也得穿绨服。“上行下效”,齐国的百姓见国君和大臣都穿上了缟[gǎo]布(一种没有染颜色的白丝织物)做的衣服,纷纷效仿。当时,穿绨服俨然已经成了最炫齐国风。

鲁国、梁国的商人闻风而动,找到管仲,来谈绨布的生意。管仲说:“齐国对绨布的需求很大,鲁国、梁国的绨布质量好,有比较优势,你们送来一千匹绨布,就给黄金三百斤,送上十次就给黄金三千斤。”

鲁国、梁国的君主,听说织绨布能发展经济挣大钱,财政就不用愁了,就鼓励他们的国民去织绨布,十三个月下来,鲁国、梁国一片繁忙,车水马龙,道路扬尘,十步不相见,比义乌小商品市场还热闹。

这个时候,管仲就对齐桓公说:“鲁国、梁国可以拿下了。请您改穿齐国的帛服,带领群臣百姓都不再穿鲁梁的绨服,同时开打贸易战,闭关不与鲁梁通商。”

当时鲁梁全民织绨布挣大钱,耕田荒废不种粮食,粮食依靠从齐国低价进口。齐国一闭关,鲁梁的绨布就卖不出去了,也断绝了对鲁、梁两国的粮食出口。鲁、梁的国君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下令停止织绨布,恢复农耕。但是为时已晚,农时已经耽误了,鲁国、梁国不仅出现了饥荒,国家税收也征不上来,粮食价格十倍、百倍的暴涨,一斗谷在齐国只要十钱,在鲁梁却要千钱。贸易战开打一年,鲁梁的老百姓,有60%跑到了齐国。鲁国、梁国元气大损,齐国不战而胜。

要知道,在此之前,齐桓公用军事战去征伐鲁国,三鼓而败于曹刿[guì],感到十分棘手。然而,没想到,改用管仲的经济战,不费一兵一卒就征服了鲁国。

中国古代“凯恩斯”——管仲都做了哪些经济贡献?

经济战、贸易战、粮食战不是新鲜事物,古已有之,作为一个杰出的经济学家,管仲堪称中国古代的“凯恩斯”,美国现在玩的就是咱们老祖宗两千多年前玩剩下的。

吴晓波老师在《历代经济变革得失》一书中,关于管仲变法强齐的描述让人拍案叫绝。原来,管仲在经济方面是“硬核”玩家。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他是位“国企缔造者”,提出了“寓税于价”的方法——把税收隐藏在商品的价格里,令纳税者看不见、摸不着,不知不觉中“快乐”地纳了税。

其次,他是位“经济大师”,在齐国展开了一整套包括产业、税收、价格等多领域的改革试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放活微观、管制宏观、鼓励投资和消费”。

微观方面:管仲首开色情业,以此吸引外来商旅,大收其税,这也是管仲被拜为娼妓业“祖师爷”的原因。这种自由的贸易政策,使齐国商业一片繁荣。首都临淄[lín zī](今山东省淄博市)居民达30万之多,是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最繁华的城市,与它同时期的雅典城人口不足5万。

宏观方面:开创了盐铁专营,就是对盐业、矿山等国家资源进行“资产国有,民间经营”,然后从中提取利润。盐铁专营政策对后世的影响绵延两千余年,现在仍然是中央集权制度的经济保障。

鼓励投资和消费:管仲是鼓励消费的,他认为“俭则伤事”,甚至鼓励奢侈消费。他认为只有不断消费,才能促进生产和商品流通,贫穷的人才有工可做。同时还主张每到不好的年份,国家应该建造宫殿楼台,促进人民就业。这种通过政府固定资产投资来刺激经济复苏、促进就业的做法,直到两千年后西方人才学到手。

另外,管仲擅长玩“国际贸易”。在他的精心辅佐下,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第一位中原霸主,然后开始召集诸侯会盟,《史记》说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就是说齐国多次召集诸侯国开会,除了炫耀一下强悍的国力外,还以霸主身份统一各国关税。管仲的此种做法,就是在创建一个区域经济的关税同盟体,到今天,这仍然是国际贸易的游戏惯例。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