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四)| 娘娘殿之春

2020-03-27 图悦 | 忆林忆屋旗舰店

影像记忆  行走轨迹  读书心得

走遍万水千山    只为与你相遇



乡春(四)

娘娘殿之春


图文/黄诚   场景/双峰沙塘娘娘殿

在双峰县城至井字荷叶的途中,有一处地名叫“娘娘殿”。

出永丰往东,虽是山区,但20里内相对平坦,到娘娘殿时,地势渐高,为黄巢山天险之起点。自古以来,此地是商贾往来、香客赴南岳进香之要道。不知哪朝哪代,有乡贤倡领于道旁修筑娘娘殿,一时香火旺盛。以娘娘殿为中心,逐渐形成了一条街,称为娘娘殿街。娘娘殿街的东北端,有一条渡河的桥,顺理成章被唤作娘娘殿桥。

沧海桑田,历史变迁。当前的娘娘殿已不复存在,娘娘殿老街也所剩无几,仅留下些许印迹。但作为一个普适性的地名,“娘娘殿”这三个字竟然代表这一片地方,一直流传下来。

在如今的334省道以前的娘娘殿供销社处往南望去,隔河可见一排新旧搭配、参差不齐的房子,这就是娘娘殿老街了,当年的交通要道,就是这儿。街口,那条纯青石制造的古桥,那条古老的“娘娘殿桥”,依然守在这里。(据桥上所刻文字,此桥始建于明末清初)

娘娘殿老街现状


娘娘殿桥现状


循着入村的小马路,走到娘娘殿桥的身旁。

它确实很老了。

绿色的藤蔓与灌木,附生在桥体之上。这些随风而来的生命,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寻到“宿主”,依靠与生俱来的倔强,在石头缝里年复一年地荣枯。目睹此景,不免凭空生出一种沧凉之感。

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这座横跨沙河的三孔石桥,虽经历数百年风雨,可至今还在承担着交通重任,大小车辆在它身上东来西往,它自岿然不动。工艺精不精、质量好不好,事实说了算,历史说了算。

桥面上的青石板,已经被磨得锃亮。这种光滑与亮度,是脚掌与时光反复碰撞而成的。这种碰撞里,有满清时达达的马蹄,有民国时香客的草鞋,也有新时代农人的赤脚吧?

桥上的灌木,生机盎然


桥面的石头非常光滑


伫立桥头,浮想联翩。

叮叮叮,铃铃铃,那是一队挑夫从桥上走过来了。他们挑着担子,担子里装着沉重的生活。

唵嘛呢叭咪吽,那是一队香客从桥上走过来了。他们唱着香歌,歌声里填着虔诚的信念。

噢噢噢,哗哗哗,那是一队农民从桥上走过来了。他们牵着耕牛,扛着犁耙,脚步间掺着丰收的喜悦。

嘟嘟嘟,哔哔哔,那是一辆小轿车从桥上开过来了。车里放着音乐,音乐里淌着时代的富足。

我笑了。我想啥呢?我能想到的,这石桥,都记着呢。


桥的北端,是一大片一大片开得正欢的油菜花。对面的山头,云雾缭绕。山里面的一簇簇新绿,格外扎眼。

盛开的油菜花海边,长满新绿的山脚下,散布着农民朋友新建的小洋楼。

想起海子的几句诗: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关于图悦 
黄诚,土著民微信公众号发起人
偶尔勤奋,用力行走;大多懒惰,静享时光

人到中年,常常怀旧,永远向前,永远热泪盈眶


乡春(一)|菜花黄,菜花香

乡春(二) | 父母的厨房

乡春(三)|老屋门前李花开

老屋,老父,在春雨中邂逅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