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春(二)| 父母的厨房

2020-03-05 图悦 | 忆林忆屋旗舰店

影像记忆  行走轨迹  读书心得

走遍万水千山    只为与你相遇





乡春(二)

父母的厨房



图文/黄诚   场景/老家的厨房
拍摄时间/2020年3月1日


带着油菜花海的春意,继续回老家的路。这条路,走过千回,走了半生,依旧如此新鲜。

母亲坐在大门口,张望着门前的路。
她在等我回家。

相比去年之前,她的步履明显是蹒跚了很多,动作也迟钝了不少,她的眼神,也已不再有往日的光泽。她用右手按着椅子,左手按着膝盖,略显艰难地缓缓起身。
她站了起来,迎接我,眼里泛着光泽。
在母亲的眼里,我就是他的春天。

我不知道,在我没有回来的日子,她是否也像今天这样,痴痴地坐在大门口,张望着门前的路……
我不知道,在我一夜之间变成她和父亲的独生子之后的这10个月里,他们是如何守护这只留下黑白两色的老屋,打发这一天天的时光……
我能够看到的,只是他们在我面前的坚强与隐忍。那太多太深的落寞,我看不到。

厨房。母亲和父亲开始了他们早已演练过千百次的合作。
母亲将早已切好的准备炒的菜蔬,一一端至灶台上。
父亲坐在柴角落里,认真地往灶膛里添加柴火,火光映红了他的脸。
母亲不紧不慢地把油倒进菜锅里,菜锅里“滋滋滋”地发出声响,然后就是“当当当”的菜铲与锅底的碰撞声。她炒菜的动作,我很熟悉。
站立在灶台旁炒菜的母亲,已经这样站了数十年了。菜还是这些菜,味道还是这种味道。然而这些最平常的菜式,却是我眼里最好看、嘴里最喜欢、心中最挂念的美味。她炒出的菜的味道,我也很熟悉。
他们的合作,已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交流,偶尔说几句与炒菜无关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都是家长里短的琐碎,偶尔也有母亲下达的多放点柴或者退掉一块柴的指令。这种日常的场景,我同样很熟悉。
我搬个板凳,旁(xiang)观(shou)着这一切。脑海里浮现着儿时眼攀攀地看着奶奶在灶台上炒菜的情景,那菜锅里,是我喜欢吃的菜,而爷爷,坐在柴角里烧着火,他的眼睛却看着我,眯眯地笑。
仿佛就在昨天,而今天的父亲母亲,就如昨天的爷爷奶奶。

母亲炒完了这个中餐的最后一道菜。
“把火退掉!”简单的命令,标志着这一次合作的圆满成功。
父亲遵令,把火退出来,熄灭。然后用铁钳把烧得红通通的木炭夹出,放在身旁的陶罐中,再把盖子盖上。待里面的氧气耗尽后,这些木炭会自然熄灭,成为下次点火、引火的好材料。
“留些火,我来煨两个鸡蛋!”妈妈又发出了指令。——她一直知道我喜欢吃煨鸡蛋的。说完,就要去讨鸡蛋。
我说:你们先莫动,让我拍张照嗒!
他们对我笑了。这笑,就如外面春色中的暖阳。

厨房里的日常,高度浓缩了一个家庭的生活。
在这里,流淌着爱与温情,酝酿着与家有关的一切喜怒哀乐。通过烹饪,我们讨论着柴米油盐,交流着酸甜苦辣,体验着分享与合作的快乐,感受着付出与回报的和谐。
那些流逝的时光,无论怎么遮挽,也挽留不住。那些不再的青春,已经成了过去。那么,那些失落与伤心,也已随家门对面那小河里的水,流得无影无踪了吧。
昨日种种,皆不可追。
今天,我只想让时光静止,让我一直闻着这烟火味,一直坐在小板凳上,听他们的家长里短,享受陪伴他们的时光。

fUmU DE
CHUFANG
父母的厨房


关于图悦 
黄诚的习字园
黄诚,土著民微信公众号发起人
偶尔勤奋,用力行走;大多懒惰,静享时光

人到中年,常常怀旧,永远向前,永远热泪盈眶


2020 | 时光向前,不可回头,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我陪父母熬米酒

乡春(一)|菜花黄,菜花香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