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曲发布:疫情时期的《乌衣巷》

2020-03-20 半度音乐 | 半度旗舰店

词:(唐)刘禹锡

曲:古曲《普庵咒》片段;编曲:张梦

演唱/录音:小草;  剪辑/混音:刘星

者说

(小草)

关于词曲



主旋律选自琵琶古曲《普庵咒》,歌词即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


这是计划中的一张新专辑《小古歌》里的一首,《小古歌》是我们为少儿创编的,以古诗词吟唱古曲,古诗词选自小学生必背的80首经典作品,除了《乌衣巷》,还有杜甫的《春夜喜雨》、贾岛的《寻隐者不遇》、孟浩然的《春晓》、汉乐府诗《长歌行》、诗经《桃夭》等,选用的古曲旋律除琵琶曲《普庵咒》,还有古筝曲《小霓裳》、《月儿高》、《高山流水》,古琴曲《梅花三弄》等片段,短小精良,清新隽永。非常适合少儿甚至大众学唱。


我之前出版的两张古歌专辑《古歌》和《琴歌》,曲式结构复杂,气息需要很长,音域也比较宽,要学唱太难了。


关于编曲



整张专辑特别邀请优秀的年轻作曲家兼笙演奏家张梦来编曲。


我特别欣赏他那些随时迸发的奇妙想法和各种音乐风格尝试,他也比较认可我的声线和古歌这个概念,我们都非常热爱音乐,愿意为此付出,合作理念也很对路。


不过《乌衣巷》的出品,跟疫情有直接关系。之前他已经编了6首,按我们芣苡乐队编制(人声、笛箫、琵琶、中阮、中阮兼合成器)来写的,我本打算让少儿来唱,以童声展现,所以他就尽量写得简单又不失清新灵动,一首诗只有这么几句,我希望旋律也不要有什么变化,真的很难为他,那么多框框束缚。

本来计划年底录制专辑。因为疫情,有平台找我们合作古歌的线上课程,我觉得应该把小古歌专辑录制提前,改为单首单首先出demo,让学员有学习的参考音频。


疫情期间,乐队成员完全没法聚在一起排练和录音,我和张梦商量后,就以民乐采样和合成器形式来做,他选择这首还没编曲的《乌衣巷》先出,他是个办法比困难多的人,也不局限于乐队编制这几个乐器了,加了古筝、大鼓,结尾把主旋律结构精简了一下。


很快他就发来了编曲,我听了精神为之一振,一扫多日来的阴霾,心底有一种新的力量或者希望升起,马上着手录音。


关于录音



小草家中的录音设备及简易工作台

这段时间老刘在创作,我们的小区也实行了出入管制,我就只能自己在家录音了,用那台平时练习用的苹果电脑和小声卡,因为曾经放地下室受潮,屏幕上还有一道很深的黑狐线,非常影响操作(这方面很有惰性的我终于下决心要换电脑和声卡了!)。


自己录音有利有弊,可以比较放松和自由,看状态,也可能因为过于放松而无法进入状态。而且需要注意话筒位置、周边杂音、处理轨道数据设置等,难免产生干扰。我找了三四个下午,分别录了第一段、第二段、开头和结尾。


张梦这首编曲,前后都留了一些空间让我自由发挥,我加了开头的念白、即兴哼唱和结尾的歌词变化。录完后,我把素材都倒给了老刘,帮我做后期。


关于后期制作



剪辑/混音:刘星

刘星老师的合成设备和工作台

创作状态中的老刘,你跟他对话,一般他只能保持30%-50%的注意力,而且几乎不储存对话记忆,即说即消除。


我不忍心打扰,原本让他只帮我做人声和伴奏的剪辑合成就好。出Demo直接用张梦初混的midi也行 ,以后正式出专辑时再让老刘把编曲重新混音。


当时老刘也这么想,帮我弄完,尽快回到创作状态,编曲混音太费事了。很快他发来一个初剪,我听后问了他几次,那你再听听、再听听,能发布不?


不久,他就把张梦那边的所有工程文件都要去,没跟我提,默默地给编曲重新混音了,搞了一周多。他的创作状态肯定被打乱了。


我心里默默感动,也没跟他表达。合作十六年,我们已然相当地默契。言语已经多余,唯有行动见真情。



当下环境(疫情)对于创作的影响


环境对于创作的影响是百分百的。作品都是创作者过去积累和当下思考的综合呈现,一切让他/她有触动的事件、生活点滴,都会以各种形式作用于作品。


疫情期间,抛开对疫情本身和武汉的牵挂(我在武汉上的大学),我其实很享受每日的生活,完全不用考虑半度生存事务(这部分既是我的责任又是我最大的苦恼),只做跟自我成长和生命感悟有关的事,练声、录音、阅读、思考、运动、做饭等,我意识到,这个时期所做的事,几乎是我个人的全部生活意义。假如说平时还有些许困惑和干扰,此刻却是以极其清晰的面貌呈现在自己面前。


同时,疫情是所有中国人当时唯一关注的共同话题,当下集体的悲伤、焦虑、希望、失望、愤怒等,像一层底色,铺在你心里,所有的情绪和心理活动都在这个底色基础上运行,怎么可能不对正在进行的作品产生影响?而且影响是巨大的。


我作为演唱者,编曲带来的直观感受,和当下的情绪状态结合,产生了一种诠释意识,给演唱定了一个基调,随着对编曲的熟悉度和录音时间不断增加,这个诠释又会有所变化。


我相信,这首作品的编曲者张梦、后期制作老刘,状态都会受到疫情影响,影响的程度和好坏,因人而异。也许张梦决定先做这首《乌衣巷》,就是疫情影响下的潜意识选择。


艺术真的太微妙了,我个人觉得更多的是潜意识层面的作用,意识层面也有,但并不是主要的。



编曲者说

(张梦)

《乌衣巷》编曲构思



张梦的编曲设备及工作台(1)

《乌衣巷》这首作品在反复听了很多旋律之后,总的思考是想要通过一种新的结构方式进行编曲,赋予作品一种有活力的听感。将中国民族器乐的传统演奏技法保留,加入打击乐增添作品情绪上的动感效果。在不影响作品本意的情况下融入了合成器,来加强色彩。让作品既保留传统诗词的美学意义又赋予全曲一定的时代气息。


《小古歌》专辑编曲构思



张梦家中的编曲设备及工作台(2)

受小草老师邀请,非常荣幸能参与小古歌的编曲工作。本人对这样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有着极大的兴趣。对于整张专辑的编曲我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听完之后还想听、想唱,耳目一新的感觉。


整张专辑在编曲中把节奏设计作为与小古歌融合最重要的一个点,合理的节奏能加强整张小古歌专辑的听感体验,为小古歌编曲是一种对传承的重新梳理,同时也是将它最好的一面稍加创新。


因此,“传承”与“创新”比例的结合将是整张专辑最需要思考的一个时代问题。


希望小古歌的形式能让很多人都喜爱并演唱。



当下环境(疫情)对于创作的影响


疫情期间大家都只能待在家里,希望所有人都一起渡过难关。但其实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变化,因为我平时也是在家里作曲、编曲,在家里闷着也并不枯燥,我总是在闭关写作品的时候告诉自己,假设我现在蹲在监狱里,但这间屋子什么设施都齐全,有书有唱片还有酒,唯一在出关之前不能出这个屋子,这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所以疫情期间我依然正常可以工作。



《乌衣巷》录音资料


词:《乌衣巷》(唐/刘禹锡)

曲:琵琶古曲《普庵咒》片段(林怡雯记谱)

编曲:张梦

演唱/录音:小草

剪辑/混音:刘星

封面插画:林桑妮

书法:老茂

设计:韩洁

录音地点:小草家中

录音时间:2020.2(疫情期间制作完成)

【作品已于网易云音乐平台独家发布】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歌单,评论或转发分享吧!

#网课开班啦#

可以唱卡拉OK的古调古诗词

——古歌人声吟唱课


《乌衣巷》(刘禹锡)、《春晓》(孟浩然)、《忆江南》(白居易)、《咏柳》(贺知章)、《辛夷坞》(王维)、《竹枝词》(刘禹锡),这些经典古诗词用古曲和现代编曲的形式从我们的口中唱出,重读经典,让经典再现。


首次公开教唱古歌,

首次公开乐谱及伴奏带,

4月10日开课,网上直播授课、线上互动、课程有效期内无限次回放、课程社群答疑打卡......


长按下方二维码,

了解课程内容报名。 


关于 古歌&小古歌

古歌,半度音乐首创,以古诗词来唱古曲,旨在将古代琴歌琴曲、民族器乐曲、少数民族歌谣、戏曲经典唱段等极富艺术价值的中国古曲,以现代人声吟唱的形式呈现,配以古诗词古文字作为唱词,以便现代人学习和传唱。传播当代东方音乐美学,为这些古雅的旋律找到它们在现代生活中的位置,重读和再现经典。


小古歌,是针对K12年龄段少儿独立开发的系列。立足于“传统和经典”的优质内容,歌词从小学生必背的古诗词里挑选,旋律选用经典古曲片段,短小精良,清新隽永,适合少儿甚至大众学唱。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网易云音乐

点击在看分享给朋友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