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是不是该活得自我点

2020-01-31 生如夏花 奕彩璇静 | 如奕旗舰店


父母教我们如何爱人,

无私奉献,事事为别人考虑,

但却忘了教我们如何爱自己,

照顾自己的情绪,勇敢做自己。

父母之间拿孩子作为话题的攀谈

让我们多么渴望自己可以是个别人家的孩子,

学习优异,琴棋书画,爱读书,

对父母言听计从,会做家务,

最好十项全能,样样精通,

甚至到了20岁以后,父母们就已经开始比起了女孩子们男朋友的条件,男孩子们的女朋友的条件......


老师们总喜欢说的那句,

“你们读书不是为了我而读书,也不是为了你们的父母而读书,是为你们自己而读书。”

而这句话总让我莫名心里一咯噔,

因为直至大学之前,我想得到一个好成绩,

还真的主要是为了父母,为了老师...

为了让妈妈参加家长会时不会很难堪,如果老师表扬我,我妈还可以在家长中有那么一丝小自豪;

为了让父母在他们的朋友圈中谈到孩子这个话题时不至于无话可谈,甚至可以偶尔眉飞色舞一下;

为了让老师们的付出有所回报,不至于对不起老师们,如果可以,最好可以贡献一些班级的平均分;

如果说读书是为了我自己,

那大概可能是希望在班级里不至于太落后。

因此我妈老说,

“不管把你放到哪里,你总是在中上的位置,差了,你自己会知道学习,好了,你也就不努力了,满足了。”

高中王老师曾说有个学长是“小富即安”型,

那一刻,

我仿佛终于找到能形容我这种状态的词了。

但是,人生从来不是用分数衡量高低的,

于是我迷茫了,

不知道自己的定位,

每多接触到一个大神,

我就愈发觉得自己离“小康”更远。





初中写随笔时,

我曾写道:

“除了成绩,我一无所有。”

小初高时,衡量我们的往往都是成绩,

高中看是不是市重点,

大学看是不是985,211,

上了大学看有没有男/女朋友,

然后这时候却没人再跟我们说“读书是为了自己。”


记得大一时跟老师聊天,

老师问我的梦想是什么,

我当时特别感动,

以前都是我主动跟别人讲我的梦想,

大人们会苦口婆心地说我们都是普通人,

梦想只是梦|想。

而以前我听到的建议也总是,

什么行业发展好/赚钱/缺口大/轻松。






但十分讽刺的是,

“梦想”这个问题,

现在的我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我只是不想做普通人。

我好像什么都喜欢,

又好像什么都不喜欢。

我想,

我喜欢的只是多姿多彩的生活,

喜欢幻想成为伟大的人,

却不喜欢充满未来不确定性的努力,

不喜欢去考虑生计,升职加薪,照顾家庭等现实问题。


最可怕的是,

这些现实问题还很多元,

不仅要想现在目前的市场情况,

还要想当我到40,50岁时,

我的处境会怎么样,

我的天花板和保底线是在哪里,

我满足了父母对我拥有稳定生活的期望,

那我会对得起自己了吗?

我对得起自己后会辜负我的家庭吗?

我自己受苦没有关系,但父母呢?

可这是我的人生啊,别人的饭后闲话重要吗?

可如果未来我还是失败了,我岂不是一无所有了?

我会在人群中被埋没吗?

我想环游世界,想潜水,想去航海,想去蹦极,想去玩各种极限运动,想学各种乐器,想写书,我甚至想过做个背包客,背个相机,背台电脑,一路走走停停,在旅途中写作,看各地不同的星空,遇见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学各种技能,听着他们的故事,成为他们的故事,然后把他们写进我的故事......然而我的经济收入来源是什么?能短期支撑我的生活吗?这些生活我貌似退休后也可以体验,只是代价是那时候和旅游景点打卡的我不再是青春洋溢的我,若是把环游世界作为自己的人生,对我而言,缺少了点“高级”与“伟大”的味道,因为旅游对我来说好像只是爱好而已,而不是我可以用来吃饭的工具和在白天“赶路”时大展身手,努力拼搏的舞台。


创业?可我还没有一个我觉得可以一招制胜的idea,没有团队,没有人脉,没有专业水平,更怕的是,没有决心,至少现在没有。大学生创业是多么attractive,多么富有青春激情,甚至可以有个“年轻有为”的标签,可这又是个一听就觉得稚嫩的五个字,毕竟难的从来不是“创”,而是“业”。




曾和很多同学聊过未来选择的问题,

“你喜欢现在学的专业吗?”

“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不讨厌。” 

“你为什么不考虑去一个你更喜欢的方向呢?” 

“那我那么多年岂不是白学了。” 

转商的同学会说,理科找不到工作/工资不会特别高/真正想做好要读博,读博起码五年,那时候我都老了等。但其实,转商或转方向所承受的压力,在我看来,远比继续攻读本专业要大得多,因为想清楚自己更适合或更想要什么比随大流继续去深造要难得多。


时间,貌似对22岁附近的我们尤其重要。因为在20-30岁,我们需要完成耕耘到收获的过程,我们需要去选择,去经受来自长辈们苦口婆心的建议和自己内心声音碰撞的挣扎,学术圈外的大人们总会拿出“成家立业”这把大刀,威吓着我们要不仅脱贫,还要尽早脱单。对于女孩子而言,可能要求会更加严格,一边要求着女生要自主自立,一边又希望女生能从事轻松稳定的工作,不要从事难度高,强度大,风险高的工作。



我妈总喜欢说,“女孩子不要太累,不要跑得太远,轻松一点不好吗?” 我甚至还一度真的被洗脑觉得我还是追求平凡稳定的生活吧,甚至如果我将来撞大运拿到好的offer,我是不是也要考虑放弃,这样不至于将来会给男方带来太大的压力?但后来一想不太对,我只能活一次,我连“小康”都没达到呢,我还很菜呢,我连量子力学学了整整3遍都还没完全学懂呢,我就在这里想着如何限制自己了?于是我给我妈洗了一遍脑,“我是属于国家的,而不仅仅是你的女儿。”没错,我妈给了我一个嫌弃的眼神。


或许,我们没必要那么急着定好自己的方向,更没必要去讲“人生规划”。我特别想采访一下那些年把自己人生规划得明明白白的人,现在真的实现了吗?就好比80,90后们怎会预料到还开放二胎了呢?企业怎会预料到已经生了孩子的女职工还有可能会再请一次产假去生二胎呢?部分90后们怎会预料到自己还有可能有个弟弟妹妹呢?这些难道就不会影响我们的人生规划吗?













当年大一大二纠结的是去美国,欧洲,新加坡还是香港,可谁知道美国下一任总统是谁呢?谁料到英国就脱欧了呢?大三纠结学什么专业,读博还是读硕士,将来去哪个行业?我原本以为学化学的我会进药企,后来临时脑洞一开,去学太阳能电池了,想着可以去特斯拉等企业,现在又很dramatically地来了CASE,和太阳能电池一点关系都木得。谁知道一直十分坚定的,坚决不接受在同一所学校待7年的我,还真的就这样选择了呢?


就这样规划着规划着,我的生活完全不按计划走,那些年纠结掉的头发,焦虑到睡不着觉的夜,大三看着学姐学长们毕业,我在一旁莫名热泪盈眶,还拉着各个老师表达焦虑和纠结的心情,一下子觉得全是白搭。但人生规划至少这让我学会了思考与分析,知道了自己有什么,缺什么。因此我觉得人生规划的重点不是“规划”,而是收集信息,了解信息,分析信息的过程,这个过程能让我们去思考自己未来可以有哪些选择,然后人生就会慢慢地活得更明白一点。





身边同龄的同学也会在交流时透露出对未来薪资水平的担忧,但我觉得我们不要害怕耽误了2年时间就会少了很多机会,我们很年轻,一切都来得及,更不要为了薪资而选择未来的路。我们的父母那么努力地工作,为我们创造更好的条件,是希望我们变得更优秀,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22岁左右的我们因为急着想要贴补家里,赚取更高的工资,那我们30岁该想什么?以前是我妈跟我说 “赚钱的日子长着呢,要专心读书。”,可自从我跟母上说想读博了,我妈立刻来了句 “那你不养家了吗?” 可是,我并不觉得我还会花上家里很多钱,我们家也不会因为我不贴补家用就会过得很清贫,最多5年内每年少买几件衣服。那既然我的工资短期内也不够买房,那么我因为急着赚钱而放弃了自己人生的追求岂不是很亏,我们更多的时间是在黑夜里面对自己,与自己的过去和现在相处,与自己的未来对话。我希望我和未来的自己可以互励互勉,我们谈论的不是哪个行业赚钱,xxx现在是哪家公司的什么岗位,年薪多少,最近菜价多少等话题,而是,你最近学会了什么?你下一步想去哪里?你缺点改了一点吗?


请相信,

我们输得起,

更赢得下。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

  • 或许,我们是不是该活得自我点
    或许,我们是不是该活得自我点

    父母教我们如何爱人, 无私奉献,事事为别人考虑, 但却忘了教我们如何爱自己, 照顾自己的情绪,勇敢做自己。

  • Safe and Sound——武汉专题有感
    Safe and Sound——武汉专题有感

    武汉加油, 你在海上孤零飘摇, 我会在另一头为你升起一盏孔明灯, 如果看到它, 请相信你从不是孤军奋战, 我们会在身后为你祝福, 点着灯去靠近你, 请带着祝福在黑暗中继续坚强。 黎明快来了, 春天也不远了。 今年4月, 我们一起去武大看樱花

  • 玉兰,你愿再为我留一叶消陨的孤舟吗?
    玉兰,你愿再为我留一叶消陨的孤舟吗?

    白玉兰是我最喜欢的一种花, 她的花瓣很厚重, ​似乎有着陈年的故事。 不香,不艳,但是很美, 仅献给我最爱的玉兰花, 期待今年的​不期而遇。

  • #回顾
    #回顾

    情缘科大(写于大一下学期初)       山茶花又绽放在了枝头,一晃,如今的我已在上科大度过了一学期的大学生活了。看着校园里粉嫩翠戴的茶花,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半夜还趴在电脑前反复查看自己理想大学官网的自己。       去年的此时,...

  • 放下你的过去式,期待你的将来式
    放下你的过去式,期待你的将来式

    被学妹问了一个很可爱的问题,“如果你的小学老师说你的字像狗爬一样,你会觉得有点难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