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悉达多——追寻自我之旅

2020-06-23 HW集团财经 | hw旗舰店

(一)故事的开端

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南亚次大陆,婆罗门的精灵王子悉达多过惯了锦衣玉食日子,他学到了所有老师教的知识,却找不到内心的宁静极乐。慢慢的,他厌倦了这样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他心血来潮,决定放弃所有的一切,去追随门前路过的苦修沙门,去寻找真正的自我。父母很痛苦,但是阻止不了他;CP侨文达为了不痛苦,果断跟了他。

沙门的修行原理很简单,抛弃一切欲望和情感,让自我寂灭,寂灭了自然就安宁了。BUT,三年过去了,悉达多发现自我可以无限放飞,但自我终究还会回归,此路不通。

这时候佛陀出现了,在舍卫城讲法, 两个人就屁颠屁颠过去了。结果听了佛陀的教义,侨文达瞬间圈粉,加入了佛陀的神圣僧团。而悉达多却提出了质疑——佛陀成为佛陀可不是靠学的教义,他是成为佛陀后才传播他的教义,那么佛陀究竟是靠什么找到了自我?所以,靠学习佛陀教义可能也是没有用的。

原来靠摧毁自我、逃避自我不但没有找回真正的自我,反而丢失了自我和最好的朋友。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于是乎,悉达多和佛陀、侨文达、父母这些所有的过去的一切BYE BYE,去向自己学习,找回自己。

悉达多找到了高级妓女伽摩拉, 向她学习情爱的秘密。当然,穷的只剩嘴皮是无法把妹的。他再去找大商人伽摩湿瓦弥,凭借文学之美,让大商人一头雾水,忽悠成了商人的徒弟,快速刷出大把的MONEY。他没有想过抱得美人归,但不介意入得美人闺,他成了名妓的情人和知己。

俗得不能再俗的套路,男人有钱就变坏,悉达多学会了贪婪、享乐,最终在赌博中变得无以复加的堕落,在醉生梦死里变得衰老而病态。

忽然有一天,悉达多突然又觉得好日子过够了,自己已经毫无价值、毫无意义地浪费了自己的生命,并且没有留下丝毫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乎,一个叫悉达多的男人决定去死。不过他没有想到,最后的一夜癫狂让名妓收获了爱情,以及他们的儿子。

主角光环加持的人在剧终前消灭肉身是不可能的, 还和侨文达有缘千里来相会,但因为道不同分道扬镳。

在自己曾经渡过的那条河上,悉达多遇到了曾经渡过自己的船夫维稣德瓦。猿粪啊,于是他们同住了,还学会了倾听河水的声音,知道了河水的秘密:

河水在同一时刻无处不在

AND河水≈万事万物,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过往和将来, 一切都是现在, 一切都只有本质和现在

世界上并不存在时间的实体

没有了时间,就没有困难和邪恶。

(这一段很绕,如果你看不懂,不要紧的,反正后面也看不懂)

在悉达多自嗨的时候,又被现实照进了梦想。伽摩拉带着他们的娇生惯养的儿子去佛陀那里朝圣,在河边伽摩拉不幸中蛇毒身亡。悉达多承担起教育儿子的责任,他想把最好的东西交给儿子,让儿子和自己一样去掌握河水的秘密。当然,没有一个人在小学会爱上哲学,于是乎,儿子选择了逃学,逃得无影无踪那种,就像悉达多当初离开自己的父母一样坚决。

经历了所有的这一切轮回之后,悉达多终于领悟到所有的悲欢离合,共同构成了统一的世界,当他学会把自我也融入其中时,世界是永恒而和谐的, 自我也是永恒而和谐的。

和所有指点迷津的神仙一样,船夫维稣德瓦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一去不复返,一生都在求道的侨文达再次回归,再次告别之前,侨文达亲吻了一下悉达多,美妙的事情发生了,侨文达也终于得道了!

简单总结下《悉达多》:印度婆罗门贵族悉达多在锦衣玉食的生活中长大,进入青春期后碰到三个衣着暴露的沙门,于是带上自己青梅竹马的侨文达和他们一起私奔。过了三年苦日子后他们觉得生活不是这样的,然后他们去找当时声名显著的佛陀,结果侨文达对佛祖一见倾心直接投怀送抱,伤心欲绝的悉达多选择远走高飞,并很快勾搭上名妓伽摩拉和霸道总裁伽摩湿瓦弥,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直到某一天变得厌倦了,准备离开后悄悄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碰到了旧爱侨文达,但是终究双方未能释怀再次不欢而散。绝望中,悉达多选择了与老船夫维稣德瓦同住,但不久后伽摩拉带上他不负责任留下的儿子找到了他但很快遭遇不测,儿子不愿意同身无分文的老爹共患难选择了老爹儿时同样的离家之路。经历轮回之后悉达多大彻大悟,而船夫选择了悄悄的离开,侨文达最终回归,一吻泯恩仇,变成一对神仙眷侣。

是的,故事就是这样的。

(二)背后的花絮

赫尔曼·黑塞的小说《悉达多》创作始于191912月,在此之前,已过不惑之年的作者在个人生活上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妻子精神分裂,儿子寄人篱下,他本人也多次接受了精神分析的治疗。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们带来巨大的精神创伤,每一位饱受战争之苦煎熬的人都在思考着一个相同的问题:如何才能使刚刚发生过的悲剧不在未来重演?而对于始终关注着人类和世界前途与命运的人道主义作家黑塞来说,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则显得尤为迫切。

19191, 黑塞提出了他理想中消除时代痼疾的救世良方——人类要想重新获得一个美好的未来, 首要的问题就是重新恢复每个人的人格。在黑塞看来, 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样灭绝人性、丧失理智的浩劫之所以发生, 是因为人们丧失了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本质的东西, 并且始终处于一种自我逃避之中, 因此, 他向青年一代大声疾呼“世界不是为了被改善而存在的, 你们也不是为了被改善而生存的。你们生存, 是为了成为你们自己……成为你自己, 世界就会变得富足和美好!

人性的发展, 一直都是黑塞文学创作的主题,《悉达多》也没有例外。黑塞的构思很巧妙,他把释迦牟尼( ākya-muni)的还未得道成佛的时候的名字悉达多·乔达摩(Siddhārtha Gautama)一拆为二,一个是悉达多,一个是乔达摩。悉达多是名,乔达摩是姓。悉达多(Siddhārtha)有两个主要解释, 一切事成,一切义成。乔达摩(Gautama),意为地最胜。黑塞把释迦牟尼的故事一分为二,悉达多是未成就的人,乔达摩是一个已成就的人。悉达多走一条修行之路,回归乔达摩,实际上就是把两个人重新拼成一个人。

(三)真正的自我

悉达多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修习辩论、静思、禅定,也学会了如何默念的“唵”。唵是印度梵文的根本音,在古印度传统中,从唵这个音中可以体会宇宙的根本阿特曼,它指人本身的永恒核心, 是人一切活动的基础。作为一个婆罗门之子,他所要追求的最终目标也是“阿特曼”,实现永恒的自我,成为完美的存在,有点类似中国传统里面的“天人合一”。目标已经明确,但是怎么实现呢?婆罗门的智者给不了悉达多问题的答案。

于是他选择放弃所有的这一切美好,包括自己的父母,去追随路过城邑的沙门。在沙门的眼里,世间的一切皆是虚妄的腐朽,世界充满辛酸,生命即是苦痛。因此抛却一切渴望、欲念、梦想、快乐与悲伤——让自我死灭,才能找到真正的内心安宁。这个自我是表面的自我,去除了表面的自我就能等到终极自我的觉醒。可是看到自己的沙门师傅几十年修行都没有觉醒,悉达多又选择了放弃。

然后悉达多选择去拜访乔达摩,也就是佛陀。佛陀显然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圣者,但是佛陀是如何成为圣者的?在大彻大悟的那一时刻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点相信没有任何人能用文字语言来教会人顿悟,乔达摩也不能,否则真的是满大街都是圣人了。

离开了乔达摩后,悉达多觉醒了,他发现过去一直想要摆脱自我并征服自我的道路,根本不可能找到真正的自我,反而因为害怕自我和逃避自我导致失去了自我。于是,悉达多决定不再逃离,而是独自去实现自我的目标。

带着认识和发展个体“自我”的强烈愿望, 悉达多开始了全新的生活——他从未经历过的世俗生活。为了张扬自我,他把名妓变成了情人,学会了赚钱。他学会了物质享乐, 并沉湎于其中,最后沦落到去做最恶俗的赌博。由于主体内部那种追求永恒自我的趋向的存在, 他对这种世俗生活日益感到厌倦, 逐渐把它当作了一种痛苦, 并希望能从中摆脱出来,于是又一次选择离开。

在他曾经渡过的河边,他发现河水永无迁变却又刻刻常新。永无迁变——河水永远都是河水;刻刻常新——现在的河水不是过去的河水。河水俨然已成为人的生命的象征, 成为个体的自我和永恒自我的“结合体”。

接着, 悉达多遇到了河畔渡口的摆渡人,学会了“倾听”河水的声音, 于是他对河水又产生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河水在同一时刻无处不在,同时河水只存在于当前的时间中,并非过去或未来的影子。世界上并不存在时间的实体,而所有的痛苦都是存在于时间中的,没有了时间也就没有了痛苦,在每一时刻, 世界在都是一个和谐统一的整体。

但是这只是认识,不是现实,怎么去在现实中实现,把自己也融入其中呢?很快悉达多遭遇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再去倾听河水的声音,才发现所有的善与恶,悲伤与欢乐,所有这一切共同构成了统一的世界,所有这一切共同交融成万物奔流不息的进程,所有这一切共同谱成了生命永恒的旋律。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发展, 世界又无时无刻不是一个和谐的整体, “自我”融入其中, 与之达到同一, 世界是永恒而和谐的, 自我也是永恒而和谐的。

最后,面对一生都在求道的儿时好友乔文达,悉达多进一步阐发了自己的观点——无论是死与生,无论罪孽与虔诚,世上的一切皆是必然,一切只需我的欣然赞同,因而万物于我皆为圆满,世上无物可侵害于我。学会热爱这个世界,不再以某种欲愿与臆想出来的世界、某种虚构的完善的幻象来与之比拟;学会接受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热爱它,以归属于它而心存欣喜。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