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流丹青 | 走进石桥造纸的现在和未来

2019-08-27 文化行者scu | 天锦凤绣旗舰店


天府之国与千年纸村的相遇

非遗传承人与川大学子的交流


跨越千山,我们因“纸”而相聚

沟通言语,我们为“纸”话未来


调研·采访

为了更好的走进石桥村,更近距离地了解石桥村的造纸文化和石桥村的发展情况,小蛋清们每天都会顶着烈日外出走访调研,以纸笔勾勒出石桥的现在和未来.


 

关 于 造 纸

采访

非遗传承人

潘老师





蛋清:

潘老师,请问您认为石桥古法造纸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在哪里呢?

非遗传承人潘老师:

当今中国的老百姓大家都还存在对古人的智慧的崇拜,古法造纸的文化就应该更多地体现在这种精神上面,就是常说的“一纸之和”的文明,不是今天你们家的防盗门、防盗窗能替代的,这个才叫文化。


蛋清:

那您认为该如何把这个文化进行输出,让大众知道古法造纸呢?

非遗传承人潘老师:

现在把这门技艺放入社会,让设计师、艺术家、企业家共同来参与,让当今社会与这个美感有一个碰撞,去揣摩做出个什么样的产品出来,能够进入当今的生活,这样子才是当今的生存法则。


通过和潘老师的对话,我们感觉到了石桥古法造纸虽然目前面临着一些困难但这个技艺的传承者们都在努力地让它与时代接轨,尝试赋予它新的意义,相信经过他们的努力石桥古法造纸一定会迎来新的春天。


穿洞造纸师傅





穿洞是一个在石桥村附近的巨大洞穴,洞深1500米,内有暗河。石桥村村民在此处建立了一个造纸作坊,每天也有很多游客前来观赏游玩。


蛋清:

师傅,请问这个洞穴是天然形成的吗?

造纸师傅:

对啊,我们以前的老祖宗都是在这里造纸的,这边都是造纸的作坊。


蛋清:

师傅请问在这个洞里造纸有什么原理吗?

造纸师傅:

有啊,首先是我们的这里的温度和温差,然后,我们这里的水的PH值可以达到7.5到8,所以我们做出来的那个纸张的保存时间很长,一般可以保存到一千年以上。


蛋清:

那保存的有什么条件吗?

造纸师傅:

那肯定是不能受潮。但是如果潮湿了的话它也不会烂掉,就只是泛黄。

(不知道有没有专业的宝宝来解释一下石桥的纸能保存这么久背后的科学原理呢?)


 

关 于 产 业

采访·调研





蛋清:

我们现在这个地方是买纸的收入多还是靠旅游的收入多啊?

造纸师傅:

旅游是一种自发的行为,我们一般靠买纸赚钱。一般的游客都会来体验古法造纸的过程,这也会给我们创造一部分收入。但是我们这里基础设施不完善,所以留不住游客。


·





蛋清:

游客们对古法造的纸做的那些产品(本子、书签)的接受度怎么样呢?因为我们看这些产品价格也都不低。

造纸师傅:

这些产品卖的挺好的。而且因为这个东西是手工制作的,做出来的数量不是挺多,有的时候还会供不应求。因为我们这个东西是手工做的嘛,费事费力,而且大部分游客看中的是纸张背后的文化,所以对于一件工艺品来说,这些产品也就不是很贵了。


蛋清:

咱们的纸除了卖给游客创收,还有其他的用途吗?

造纸师傅:

我们也一直在做订单,跟一些博物馆合作,生产修复纸、书画纸,如果没有旅游业,我们也会一整年做这个东西。自从国家对我们这边的纸认可了以后,修复纸、书画纸,还有茅台酒厂的专用纸这三种纸就一直有订单,还有就是花草纸其实也是我们这里最先开始做的,只不过以前没有弄专利,所以现在全国都有这种东西了。


在市场的冲击下石桥的古法造纸必须要在保留她自身的种种文化印记的同时去贴合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手工造纸的个性缓慢与市场要求的批量快速的矛盾,也许就是石桥古法造纸想要继续发展就必须调和的地方,近年来石桥村也进行了诸如成立造纸合作社之类的尝试,希望再次看到石桥时,她已经完成了转变,充满生机。


经过两周的走访交流

我们逐渐爱上了石桥悠久的造纸文化

但也感受到了她所处的困境

作为大学生的我们能做的很少

但也希望尽我们所能地让更多人了解她

让这个在深山坚守的小村庄

和她孕育的纸一样永远年轻


图源 /  刘清清

编辑 / 杨志摩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