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骂侯佩岑窒息了!

2021-03-25 更美 | 依更美旗舰店


“收了多少钱给侯佩岑洗白?”


上篇为母卖命侯佩岑发出后,不少小可爱质疑阿姨为“第三者之女”侯主播洗白,觉得在家庭教育耳濡目染下的她,也自有打得精的算盘。


虽然阿姨不觉得侯主播有什么可洗之处,但较真深究起来,若说走入这段婚姻她更多是为妈妈开心,那么能在外人都想摇晃她肩膀大喊“你图什么”的关系中相处十年,她也必有自己所求和得到满足之处。


今天我们就来讨讨“侯佩岑在这段婚姻中究竟图了什么”。


侯主播那句“他让我‘做自己’”可以为这个答案揭开序幕。


回顾一下侯主播在这个综艺上令人窒息的时刻:


黄柏俊开电话会议时,她连珠炮式的发问,用“蛋和吐司如何搭配”打断老公工作。


结果就是黄柏俊几乎没听进去对面同事说话;


“没吃完蛋?是不是我做的不好吃?”


的黄柏俊立刻变身大口干饭人。


蛋的故事在下一期依然继续,侯主播像训孩子一样指出黄柏俊失误:“蛋还是没吃完”,黄先生解释自己太撑,主播依然碎碎念个不停:“那你早说我把它吃了”;


妈妈给老公刮痧一事,侯主播没得到自己预想的满分反馈,从客厅追问至卧室,执着要一个黄柏俊的感激涕零回应;


接着是跳操,像纪律委员一样监督老公和她们母女作伴,黄柏俊又无奈地从卧室被拉回客厅,面露苦色地玩手机;


节目组安排黄柏俊一人出去买菜,侯主播不放心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这悉心叮嘱的样子像极了妈妈在线指导第一次独逛菜市场的好大儿。


“什么?几乎都买到了?(真是妈妈的棒大儿)”。


粉丝看完这几个片段都在为女神的“妈式操心”而忿忿不平,怒骂黄柏俊是“拖后腿巨婴”,把老婆熬成老妈。


可阿姨只觉神清气爽,对侯主播所说的“做自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黄柏俊面前,她无需收敛,可尽情释放那个“不被人喜爱的一面”,做一个非褒义的传统女性。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几次打断黄柏俊工作、喋喋不休的追问会惹老公烦吗?她当然知道,可她就是要烦他,就是要刷存在感,要让他事无巨细地参与到自己的计划中。



她与黄柏俊在一起,可以不顾对方要什么,只管自己要什么。



有的小可爱大概要反驳阿姨:就凭黄柏俊结婚十年都没给主播点过她爱吃的皮蛋豆腐、点了一次主播便倍感欣喜;黄柏俊多年不会做饭十指不沾阳春水;主播的情感输出甚少得到回应......这样的婚姻,怎么能算主播“尽情做自己”啊?


还是年轻啊,殊不知,能见缝插针表达不满这一事,就已不是婚姻的标配行为了。


换个对象代入一下,你能想象侯主播对着周杰伦耳提面命别忘记买葱蒜,在他和方文山开会时三番五次打断、问他要吃什么吗?


或者,对着连战之子连胜文约法三章、提醒老公配合丈母娘的入住须知?“有两个忌讳,一个是不要叫她小声说话,一个是有时她耳背不太容易听得见,得多喊几次,确保妈妈能听见”。


再进一步,你能想象到甘比对大刘说出“你从来没有点过皮蛋豆腐给我吃”这句话吗?


因为我们都心知肚明,甘比能坐到大刘身边,已经是同类竞争者中的榜样幸运儿了,她若再对大刘的不够体贴流出怨言,那便会被评一句“不自知”了。


天平的两端,一边是让渡主权享物质优渥,一边是获关系掌控权不从男人身上“搜刮”谋利,有钱有颜的侯主播选了后者。


在两人的婚姻里,侯佩岑是舒适的,这个舒适或许并不取决于每个箭头都得到回应,而是能任意发出指示的箭头。


侯主播被赞高情商,是因为她非常善于给别人提供舒服的环境。一个共识是,让别人舒服就要放弃自己的控制欲,这是一个更利己和更利他的关系选择博弈。


对外选择利他的侯主播,自然需要对内的更利己来平衡,而能让她”控制”并被输入指令的伴侣,也是要在世俗意义上低于侯主播位置的男士。


更高的选择权就意味着更多的话语权,侯佩岑在这段关系中是绝对的上位者,所以看对方脸色行事是黄柏俊需要做的。


柏俊点餐时一波三折,接连失误,又是没点主播重点提到的汤,又是配送地址写错了,而我们也难得看到如沐春风的侯主播冷脸,双手抱在胸前,语气中甚至带出些许训斥:“你还在选?”


老公马上道歉:“我赶快再叫别的,不好意思”。


一顿饭吃的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看老婆脸色,不断愧疚道歉。


听到林月云说冷,黄柏俊没及时备着开水,侯主播立刻下达命令,并责怪老公没眼力见儿:“你还不赶快倒一杯”。


黄先生的行为稍微懈怠,侯主播马上提点:“你今天很僵硬”,黄生马上正襟危坐,支棱起来。

连鞋子摆放位置都要纠正,侯主播的控制欲真是在黄柏俊身上无所顾忌地释放。

对比一下侯佩岑黄柏俊性转版的杨子黄圣依夫妇,你或许更能体会批评自由有多爽,以及被指点唠叨有多烦。

同是控制欲,爹味儿代言人杨子可比侯主播吓人多了。

就看一个片段,黄圣依和婆婆为了让杨子有家事参与感,把鲸鱼布偶的眼睛留给了杨子来缝,结果杨子一落座就自然地把活儿推给了老婆:

安静这件事对杨子来说是比卖货更难的大难题。于是,我们听到在黄圣依缝扣子时,杨子手虽闲着,嘴倒是一刻不停,且出口必以打压开头:

“你花眼了吧”;

“你做事不考虑吗?“;

“你工具用的不对“;

“我没见过这么笨的,没有之一”;

“你就该请教我杨老师!”

“我就看你怎么撞得头破血流“;

两年学说话,终生学闭嘴,建议杨子先生把这句话刻烟吸肺。

但能肆意指点要求的杨子,也确实很快乐,这份快乐,侯主播懂。

这均来自于“向下”而非“向上”带来的议价空间。

无论是巨力光环加身、加长悍马做噱头的杨子搭当时最突出优势是年轻貌美的黄圣依,还是20岁入行就背爱马仕戴梵克雅宝的侯主播选年薪百万的金融白领,他们都会在构建关系时享有更多支配权。

当然,阿姨谈侯主播的“低嫁”选择,并不是在暗示大家尽情挑剔一个不如你的老公,而是希望姑娘们在感情中都能正视自己,敢于选择也勇于承担。

“针无两头利”适用于任何一段关系,高攀牺牲情感舒适度、换取物质丰裕,低就放弃得利、获得不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情绪稳定。

阿姨年轻时曾热衷以“图什么啊”来诘问身边人的情感走向:找了有钱男友但却花不到对方钱还要被嫌弃羞辱,阿姨要问她一句“你图啥”;追星给小鲜肉花钱买爱彼自己却只戴卡西欧,阿姨也会痛心疾首地问“图啥啊”,好像人家花的是我的钱。

那些年,我像个巡逻城管般,对一切达不成实际得利的行为问号连连。

可随着年纪渐长,我逐渐更深体悟到了隐形人际交往法则:人与人的关系维系品,除了物质利益,还有精神虚荣,还有价值承认,价值承认也是间接利益,在他面前能轻松做自己,是极高的自我价值认可。

这大概是许多不缺钱的优秀女生为何找了旁人眼中“靠不上的老公”,毕竟向上就要不断竞争,在事业场终日不断厮杀紧绷的独立女性,在私人生活中也就图一份能掌控的安心感吧。

想来那个一直过得小心翼翼、讨好别人获得价值认可的侯主播,也希望有个能尽情做自己的喘息空间,能不选“把老公当老板”的亲密关系,也是她为自己挣来的选择底气。

歌里唱:“那千金虽好,快乐难找,我潇洒走过条条大道”,愿大家都能正视心底的那个声音,获得真正的婚姻自由。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