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孩子都是故事(十八)-送别

2019-04-21 高新一中萌芽班主任工作室 | 郎娇一梦旗舰店

每个孩子都是故事(十八)-送别

每个人,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来来去去,匆匆忙忙。--写在卷首。

周三晚上,文博爸爸突然告诉我已经给孩子办好了转学手续,明天上完最后一天,就要转学了。

我是震惊的,但是联系一系列事情以及孩子的表现,也就默认了。毕竟,选择适合自己的,比选择好的,要更合适。仔细想想,这个孩子在班级里并不是很突出,既不是班级的活跃分子,也不是班里的“捣蛋男孩儿”,各方面都表现平平,虽算不上“隐形人”,但也的确难以让我关注,而一切还没开始,却又都结束了。

第二天,也就是周四,是文博在班级的最后一天,我还没有宣布这件事,孩子们却都传开了。大家争相走到文博面前,和他再聊一聊,权当最后的告别。我注意到,今天的文博和以往不一样,他争着擦黑板,争着和其他同学一起去换水,他是在为远志班再多做一点事。

而今天也是不平凡的一天,因为就在这个活动课,我们第三届远志班的孩子们跑到学校的一角,男孩子们争抢着铁锹,去挖一个坑。

没错,他们在挖坑。因为我们要埋下一个密封瓶,一个藏着远志班孩子们的秘密的瓶子,等待着一百年以后的高新一中人来开启这个秘密。我很想看看孩子们到底写了什么,无奈人缘不好,没有孩子愿意给我看他们的秘密,那就让这些秘密沉在泥土中吧。

回到教室,恰好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也是文博在远志班的最后一节课了。当我郑重的宣布文博要离开的消息,孩子们尽管早已知晓此事,却依旧不愿让它成为现实。我请文博上台和孩子们告别,但是他低下头,眼里饱含泪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终于,他忍住泪水,默默说了一句:对不起,同学们,我没有为远志班做什么贡献,也不能陪你们走完这一程,对不起。

我郑重的把写有文博名字的档案盒从文件柜中取出,把一枚准备明年才发给大家的“远志班中考必胜”徽章,和远志班荣誉成员的证书,一同放进档案盒中,交给文博。在交接的那一刻宣告:文博正式离开,第三届远志班,家庭成员人数更改为42人。

而此时座位上的孩子们,早已泪流满面。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拿出手机,记录下他们悲伤的这一刻,我知道我的举动很残酷,但是我想记录下来,让他们将来有一天归来的时候,当他们已走上社会体验过人生浮华时,再一起回味当年的这一刻:原来,这才是人世间最真,最纯的情分。

我和孩子们说,你的人生就像在乘公交车旅行,在这旅途中,你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他们来来往往,他们匆匆忙忙,远志班的这些伙伴们,都会在你乘坐的这辆公交车中先你而下,只不过文博提前下车。可能是我已看多了这些人来人往吧,所以我并没有那么痛苦,但是我理解你们。

但是我真的不痛苦吗?

很遗憾,我没有那么绝情。我会用这些文字,记录那个黝黑干瘦的少年,那个每天站在队伍旁边,引领同学们跑步的体育部长;我会记得那个少年,因为一道数学题而挠头,我更会记得,在讲台上你那句“对不起,我没为远志班做什么贡献”,你到最后一节课,都在想着为我们做点什么,你,永远是我们的一员。

2019.4.21晚 写于上海华东师大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