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历史上闪光—记王震同志谈左宗棠

2019-09-30 左宗棠读书会 | 左福旗舰店

(本文原载1983年10月16日《光明日报》,作者左景伊先生为左宗棠曾孙,国庆节前夕转发此文向左公这位伟大的爱国者致敬)

八月初,我给王震同志写信,希望同王震同志谈谈有关我先曾祖父左宗棠的问题。初秋的一天晚上,将近九点,我们一家正围坐闲谈,突然得到通知,要我立即动身去会见王震同志。我没有想到王震同志这么快就邀我谈话。我匆忙坐上来接的汽车,穿过几条大街,进入一条胡同,又转入另一条更狭窄的胡同,车子便停在一座低矮的旧式房屋的门前了。

我被引进了一个小小的院子。穿过院子,来到一排三间平房前,就看到王震同志从中间的房子里面走出来,亲切地同我握手,并带我到隔壁的客房内就座。客房不大,摆着四张单人沙发和一个书柜,陈设简朴但非常典雅。

王震同志首先详细地询问了我的近况,话语温暖、亲切。他说:"你是政协委员,很好!人民政协应该积极开展工作,促进台湾早日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大业。"当我告诉王震同志,我有一个堂兄,叫景鉴,是医生、也是政协委员时,王老很高兴,用铅笔在政协委员名册上作了个记号,说道:"左氏后代有两人参加政协了,这很好。说明爱国统一战线在发展和扩大,祖国的富强和统一、中华的振兴是大有希望的。"

王震同志说:"你是景字辈的吧?你这一辈和上代还有什么人?"

我说:"我们景字辈兄弟姊妹,在国内外还有二十余人;上一辈分的人已经全部过世了。"

"左公后代在清朝和民国还有做官的吗?"王震同志问。

"没有做大官的。"我说:"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四十来岁就去世了。父亲是一个诗人,只有一个叔祖父做过臬台。左家的子弟大都有些先曾祖父的遗风,秉性孤梗刚直,不长于迎合奉承,在旧社会吃不开。"

王震同志笑了,说道:"我以前和彭德怀元帅常常开玩笑,说他的脾气有点象左宗棠。彭老总和我都在西北工作很久。"

王震同志接着郑重说道:"史学界最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对令曾祖父(左宗棠)作出了较正确、客观的评价。这对海内外影响都很大。左宗棠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历史情况下,力排投降派的非议,毅然率部西征,收复新疆,符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是爱国主义的表现。左公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值得我们后人发扬的。"

王震同志略停了停,又说:"解放初,我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我还看到不少当年种下的‘左公柳’。走那条路非常艰苦,可以想见,左公走那条路就更艰苦了。那时,我在兰州遇到过一位老翰林,九十多岁了,他谈起了左公当年进军西北的许多事,可惜没有记下来。左宗棠西征是有功的,否则,祖国西北大好河山很难设想。"

王震同志讲的是这样一段历史,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俄、英帝国主义的侵略魔爪伸向我国新疆地区。他们支持盘踞新疆天山南北的阿古柏、白彦虎反动势力,企图瓜分新疆。阿古柏是浩罕汗国一名军官,来到新疆后,勾结某些民族上层反动分子,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各族人民实行残酷的奴役和掠夺,进行分裂我国的罪恶活动。1871年沙皇的侵略军以"代管"的名义占领了伊犁地区。左宗棠率军出关西征,打败了阿古柏、白彦虎,收复了新疆,并迫使沙俄侵略者交还了伊犁,保卫了祖国的领土。

王震同志接着说:"阿古柏是从新疆外部打进来的,其实他就是沙俄、英帝的走狗,左公带兵出关消灭阿古柏、白彦虎,收复失地,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支持,这是抗御外侮,是值得赞扬的。"

"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王老着重地说:"要历史地看问题,对历史人物要一分为二。左宗棠一生有功有过,收复新疆的功劳不可泯灭。"谈到这里,王震同志非常兴奋,不禁低吟左公驻守新疆时一位同乡题赠的诗句: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我想,从张骞、班超经营西域起,历经汉、唐各代,一直到现在,我国各族人民都为保卫和开拓西北地区作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实行戍边、实边,对大西北的开发和建设更是功效卓著。曾经有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这个崇高的事业献出了青春和生命啊,他们永远值得我们效法和怀念。不久前,党中央提出了大力开发西北地区的号召,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是义不容辞的,我们的后代更是任重而道远。

当我向王老报告说,《南开大学学报》有两篇文章对左宗棠办洋务给予肯定的评价时,王老说:"办洋务的人也有所不同,有些是爱国的,有些是卖国的。象曾国藩和李鸿章,就不能和左宗棠相提并论。曾国藩、李鸿章是丧权辱国的,左公在福建创办船政局,在甘肃创办织呢厂,在新疆屯田,客观上是有利于国计民生的。"

"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王老又重复这句话,并继续说:"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对历史人物要恢复其历史的本来面目。凡是对国家民族有功的人,都应该给予他以应有的历史地位。"

左宗棠一生对林则徐、陶澍等人非常推崇,而特别崇拜林则徐,林则徐和陶澍也多次称赞过左宗棠。王老还说:"陶澍是一个学者,林则徐和左宗棠都是爱国者,对中华民族都有贡献。中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受尽了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欺侮,而许多爱国之士流血牺牲,抗御外侮,保卫祖国领土,希望祖国能富强起来。从林则徐到孙中山,从孙中山到"五四"运动,以及以后历经新民主主义的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几个历史阶段,不都是为了这样一个崇高的目的而斗争吗?这个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已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全国的一切爱国者,终于在1949年完成了,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毛主席在开国大典上庄严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是封建势力、帝国主义统治我国的时间毕竟太久了,虽然经过三十多年的建设,现在仍然很落后,祖国还没最后统一。所以,实现四个现代化和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历史使命,就落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了。什么是爱国?加紧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为祖国实现四化和完成祖国统一而贡献聪明才智,反对霸权主义,反对侵略,维护世界和平,就是爱国。现在海内外一切愿意看到祖国繁荣富强和统一的炎黄子孙们,都在采取各种方式,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目标的实现。这就是可贵的爱国主义。爱国已形成一个宏大的历史潮流。历史潮流是不可阻挡的。"

王老回过头,指着墙壁上挂着的一个条幅,说:"这是1979年叶剑英同志书赠我的一首诗‘西安捉蒋翻危局,内战吟成抗日诗。楼屋依然人半逝,小窗风雪立多时。’西安事变是中国现代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张、杨二位将军是顺应历史潮流的爱国者,他们是千古功臣。周恩来、叶剑英等同志率中共代表团,不避艰险亲赴西安,力挽狂澜,终于扭转了内战危局,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他们为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优秀的中华儿女。我们现在就是要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团结一切爱国的有识之士,努力促成祖国和平统一的早日实现,把国家建设好。这就是顺应历史潮流。"

时钟指向十一点,夜已深了。王老从书橱里捡出一套书,赠给我。这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四册《左宗棠年谱》,封面上有王老的印章和签名,书内还有王老用红笔写的批语。多么宝贵的礼物呀!我捧着书,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王震同志担负着党和国家的重托,还亲自找我促膝谈心,又馈赠这么珍贵的礼物,这是教导,是鼓励,也是期望。作为一个老知识分子,我决心用我的有生之年,鞠躬尽瘁,报效祖国。王老还翻开了商务印书馆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出版的《左文襄公在西北》给我看,并且询问了作者秦翰才的近况,他还建议再印一些。

我告辞了王震同志。但他那慈祥的面容总浮现在我的眼前,他那热情的话语久久在我耳边回响:"一切为民族和国家作出贡献的人,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他们的,望祖国的和平统一早日实现。"

本文原载1983年10月16日《光明日报》


左景伊,湖南湘阴人,(1918年5月-2006年8月)。出生于长沙,是我国腐蚀与防护领域的著名科学家,曾任北京化工大学教授、浙江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科学院金属腐蚀研究所开放实验室(院外)学术委员;曾任中国腐蚀与防护学会副理事长,化工防腐蚀技术协会副理事长,全国防腐蚀工程标准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任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北京市政协委员、沈阳市政协委员、兰州市政协委员。


左景伊系左宗棠曾孙,1983年8月王震将其邀至自己家中,从晚9点到近12点,详细谈了对左宗棠的评价。谈话中,王震与左景伊共阅解放前出版的《左文襄公在西北》。临别时,王震还将自己珍藏的盖有本人印章,签名和红笔批语的《左宗棠年谱》送给左景伊作纪念。可见王震对左宗棠的评价是在深入研究的前提下做出的。


现将王震对左宗棠的评价摘录如下: “史学界最近作了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对左宗棠做出了正确,客观的评价。这对海内外影响都很大。左宗棠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历史情况下,立排投降派的非议,毅然率部西征,收复新疆,符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是爱国主义的表现,左公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值得我们后人发扬的。”“解放初,我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我还看到当年种的‘左公柳’。走那条路非常艰苦,可以想象,左公走那条路就更艰苦了。左宗棠西征是有功的,否则,祖国西北大好河山很难设想。”“阿古柏是从新疆外部打进来的,其实他是沙俄、英帝的走狗,左公带兵出关,消灭阿古柏、白彦虎,收复失地,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支持,这是抗御外侮,是值得赞扬的。”“办洋务的人也有所不同,有些是爱国的,有些是卖国的。像曾国藩、李鸿章,就不能和左宗棠相提并论。曾国藩、李鸿章是丧权辱国的,左公在福建办船政局,在甘肃办织呢厂,在新疆的屯田,客观上还是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对历史人物要一分为二,左宗棠一生有功有过,收复新疆的功劳不可泯灭。”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