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拘无束生活:一代名臣左宗棠出仕之前的“湘潭往事”

2019-09-15 左宗棠读书会 | 左福旗舰店


1832年(道光十二年)冬到1844年(道光二十四年)10月,左宗棠在湘潭桂在堂居家12年。

从1833年9月长女左孝瑜出生,到1837年10月四女左孝瑸呱呱坠地,居家湘潭的12年里,左宗棠由昔日的单身青年,已经变成两个女人(妻周诒端、妾张茹)的丈夫,四个女儿的父亲。


湘阴左家塅人左宗棠为什么要将家安到湘潭桂在堂?

直接原因,父亲左观澜与岳父周衡在有婚约在先,而真正到谈婚论嫁时,父亲与岳父均已离世;雪上加霜的是,连年遭遇社会、家庭变故,20岁的青年左宗棠已经一贫如洗,完全无条件将大家闺秀周诒端体面迎娶进家门。

古人规制,两家一旦订下婚约,除非男方主动放弃,否则终生不能更改。女方毁约是严重辱没家门的事情。所以,大左宗棠八岁的二哥左宗植行使"长兄如父"的权力,代三弟去周家出面商议这桩难以完成的婚事。

左家既然无以为居,左宗植最终同意左宗棠岳母王慈云老人的建议,让三弟先去岳父家寄居成家。

左宗棠本人对这段历史的简单记述是:

"余兄中书君以赠光禄公遗命,聘为余室,盖议婚有年矣。"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古人说的人生四喜中的两大喜。左宗棠安家桂在堂不到一个月,第一次接到科场喜报,高中湖南省举人正榜第十八名。

饱经20年的寒素苦况,从此一去不返了。

作者徐志频在昭山古寺正门前

左宗棠在湘潭居家的12年是怎么度过的?

寄居湘潭的日子里,他对自己将来"立家",到底作过怎样的计划?

这些心事,左宗棠全部隐藏于《二十九岁自题小像·其六》中:

九年寄眷住湘潭,庑下栖迟赘客惭。

娇女七龄初学字,稚桑千本乍堪蚕。

不嫌薄笨妻能逸,随分齑盐婢尚谙。

赌史敲诗多乐事,昭山何日共茅庵?

(素爱昭山烟月之胜,拟买十笏地,它日挈孥老焉。)

因为古人与现代人的文化、习俗已经大为不同,这首在当年属通俗体的古诗,今人要读懂难度已经相当之大。

笔者尝试将诗中的用典逐一剖析,让读者在了解左宗棠行迹与心事的同时,对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也能有所感受与体验。

昭山寺内的大雄宝殿

01 “九年寄眷住湘潭,庑下栖迟赘客惭。”

诗句开头,"九年寄眷住湘潭"。为什么是九年?左宗棠写这首诗时二十九岁,他来湘潭居家刚满九年。

"寄眷"即"寄托家眷、寄居家人",词语准确地定义了左宗棠安家湘潭只是寄居,不是做"上门女婿"。第二句"庑下栖迟赘客惭",则进一步确认了这点。

什么叫"庑"?"庑"指在高台基址上周边连续建屋,以围成一个内向空间的院落,即俗话说的"大户大院";"庑"还有一个意思,指正房对面和两侧的屋子。左宗棠寄居的是桂在堂西屋。

什么叫"赘客"?"赘客"的本义,指"客居他乡的人"。"上门女婿"则指"男方反嫁于女方",俗称"倒插门"。因通过婚姻关系而"客居他乡"与"男方反嫁于女方"在形式上极为相似,所以"上门女婿"叫"赘婿"。战国时的淳于髡,其人以博学、滑稽、善辩著称,为齐"赘婿",后世便以"赘客"称之。

左宗棠寄居周家,形式同于"倒插门"、做"上门女婿",但实质究竟不是。其中原因,主要有两个:一、岳父周衡在身后还有嫡子、嫡孙,没有招上门女婿来延续香火、继承家业的必要;二、左宗棠是奉父母议定的婚约成婚,不可能更其后改父母之命,改做上门女婿。

02 "娇女七龄初学字,稚桑千本乍堪蚕"

第三、四句"娇女七龄初学字,稚桑千本乍堪蚕",指左宗棠与夫人在长女左孝瑜六岁(虚岁七岁)时开始教她学习断文识字与琴棋书画方面的知识。"稚桑"是初生的桑叶,古有"女采柔桑起稚蚕"一说。男耕女织社会,女子从小就要学习如何"相夫教子",左宗棠对长女寄托了厚望,又担心她年小难以承受学习的压力,因此流露出怜惜之意。难怪左孝瑜长大后能力、性格很像父亲,跟左宗棠此时用心栽培有很大关系。她嫁到安化后甚至代丈夫陶桄去参加文化界社交活动,左宗棠不得不以"女子无才便是德"来规劝长女,提醒她注意不要抢丈夫风头,我行我素将丈夫搞成配角,当了女汉子还自以为能干。

03 "不嫌薄笨妻能逸,随分齑盐婢尚谙"

"不嫌薄笨妻能逸,随分齑盐婢尚谙"一句,写实夫妻间心心相印、琴瑟相和的关系。

"薄笨"是一种制作粗简而行驶不快的车子。《宋书·隐逸传·刘凝之》中有这样一句话:"妻亦能不慕荣华,与凝之共安俭苦。夫妻共乘薄笨车,出市买易,周用之外,辄以施人。"左宗棠用在这里,证实妻子周诒端当时并没有埋怨丈夫学业无成、事业缓慢,反倒能够安闲自在地欣赏丈夫无功无成的慢节奏进步,给予他温暖与鼓励。


"齑盐"则是化用了韩愈《送穷文》〉的典故。《送穷文》〉中有"朝齑暮盐"一说,"齑盐"指腌菜和盐,左宗棠用来借指食素的清贫生活。意思是妾张茹也很能干,在她的精心打理下,一家七口生活过得虽然是普通,但她任劳任怨,事无巨细井井有条,上下老少皆大欢喜。

04 "赌史敲诗多乐事,昭山何日共茅庵?"

第七句"赌史敲诗多乐事",什么叫"赌史"?

"赌史"是指"射覆、打诗钟"一类的文化游戏。

"射覆"本是中国古代民间根据占卜原理发明的猜物游戏。在瓯、盂等器具下覆盖某一物件,让人猜。文化人将这一原理借用过来,用来猜古诗、古文;"打诗钟"则是中国古代文人的一种限时吟诗文字游戏。这两种游戏,类似今天中华诗词大会里的"飞花令",只是难度还要要高出数倍,对传统古籍、诗词不能烂熟于心,做到信手拈来,"赌史"游戏便很难进行。

"敲诗"指夫妻间各自写出诗联,推敲诗句,互评互改,你应我和。

清朝科技落后,没有电视、电话、电脑用以娱乐,按说,业余生活十分枯燥,闲暇时光仅供发呆。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古代社会是"文化+",一切围绕文化展开。古人早已发现,物质与欲望有止,所得越多,越容易乱心,唯有文化可以长久养心,给人以由内至外的心灵愉悦。乡间读书人工作、学习之余,业余时间也围绕文化展开,开发出系列游戏主题活动,过程中的心灵丰富与满足程度,让不懂者往往只有羡慕的份。

全诗最后一句,则道出了左宗棠寄居桂在堂九年的一段隐藏心事,以及未来生活的一个梦想;它让我们知道,左宗棠与昭山,还有一段未了情缘。

今日昭山风景

诗以"昭山何日共茅庵"收束,换成白话:什么时候我才能在湘潭昭山建一座自己的房子,与家人在这里过上舒心自由、无拘无束的日子?

诗末小注"素爱昭山烟月之胜,拟买十笏地,它日挈孥老焉",更是明白透露出左宗棠为什么要选择安家昭山,以及在昭山建房安家的具体计划。

为什么要选择安家昭山?"素爱昭山烟月之胜"。

昭山之名,来自周昭王。相传周昭王南征至此曾作停驻,后世据周昭王之名命之,与"虞舜南巡时,奏韶乐于此"而得名的韶山相似。

昭山是潇湘八景"山市晴岚"所在地,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曾来此作画,并于画外配诗,其中有"乱峰空翠晴还湿,山市岚昏近觉遥"一句,取其中"山市晴岚"四字作为画名。千百年来,此地云蒸霞蔚,紫气缭绕,岚烟袭人,左宗棠从湘阴船行湘潭时多次路过,并下船登临,亲眼见证过"烟月之胜"。

左宗棠在昭山建房子安家的具体计划是:"拟买十笏地,它日挈孥老焉。"

"笏"是古代大臣上朝须拿的手板,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上面可以记事。"十笏地"就是十条地,极言土地狭窄。只想买狭长十条,因为做山长的左宗棠收入并不高,无钱买下更宽的土地建屋。为什么又要买"十笏"之多?因为家里已经有七口人了,左宗棠还打算生儿子,到时每个人都要住房间,数量上不能少。

孥,指妻子和儿女。"挈孥老焉",就是带妻、妾、子女将来到这里来山居读书,安度晚年。

这一想法不免让人稍感意外。左宗棠老家在湘阴左家塅,按理,一旦有条件离开寄居地湘潭桂在堂,理应先想到去老家修房安家,为什么考虑仅几面之缘的昭山?

主要原因,桂在堂固然是梁园虽好不可久留,但左家塅也并非理想居地。湘阴处在湘江进洞庭湖的入口,洪害繁多,居家不胜其扰。古代科技落后,人所蓄家产,随时可能被洪水一次全部带走;人没有恒产,难有恒心,怀"末日心态"难于安居,更难以乐业。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左宗棠对选择邻居要求特别高。他本人的说法叫"佳邻"。在左宗棠看来,邻居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风水",每天开门即见关门也见,邻里关系如果不睦,每天心情大约难佳,长期下来,身心憔悴,有如疾病。

左宗棠在陕甘总督任上曾与儿子商量过退休养老之地,他反复比较长沙司马桥故居与湘阴柳庄,最为关心的事情,仍是有无"佳邻"。


29岁这年,已绝意仕进的左宗棠作诗八首,兴观群怨,言志寄意,真实自然。他料想不到,中年后会自己还有机会乘势而起,壮年阶段会飞黄腾达,他开始考虑乡居一生的安排。

安家于介乎湘潭与湘阴中间的昭山,实在是两全其美:不但可以顾及老家的族人与岳家的亲人,到两头都不远,而且昭山处地僻静,山静日长,荷香风善,可以养心,可以乐生。对爱好书法、诗赋的左宗棠而言,白天与江水、涛声相伴读书,夜间跟时鸟、麋鹿浑然应和,无异隐身人间仙界。

只是,到1844年10月,左宗棠从陶家赚得三年教书工资900两银子后,最终选择在湘阴柳家冲买下70亩田产,自建柳庄。具体原因,不见于文字。据情理推测,柳庄一则到底是老家所在地,又属远邻新址;二则左宗棠那段时间要常去安化,湘阴更为便捷。

一则意外的小插曲是,柳庄建成后,左宗棠告别桂在堂西屋,欣然携家人回住。谁料住进去才四天,家里便进了小偷,丢了三四千文钱,妻妾的衣服也被偷走了。左宗棠叹息人心不古,不得不赶紧喊师傅修建围墙,并安排工匠在墙垛上装上箭。

昭山南眺,湘江和缓

-

文:徐志频

图片来源:《左宗棠:家书抵万金》插图,徐志频 摄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