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让你尿着哭的恐怖片。

2019-10-10 猪九妹 | 九猪旗舰店

2008年,西班牙导演安德斯·穆斯切迪拍摄了一个不到三分钟的短片,讲述母亲变成了怪物,在房子里追逐两个幼小的女儿的场景,引发了观众极大兴趣。

五年后,短片扩容,糅合悬疑、恐怖、温情,辅以好莱坞标准化流程制作的影片《Mama》问世。

《妈妈》2013


------剧透分割线-------

经济破产的丈夫杀死妻子,带着两个女儿出逃,不料路上发生车祸,只好在荒野木屋里栖身。


父亲情绪崩溃,打算先杀死女儿再自杀。

或许在他看来,两个幼小的孩子不可能在荒郊野地里生存下去,不如死在一起。

不过,在他下手之前,黑暗中的鬼魂先动手要了他的命,鬼魂以坚果樱桃之类的食物喂养两个孤女,成为孩子们实际上的保护者


五年后,孩子们的叔叔卢卡斯找到了并带走了侄女,别有用心的医生提供给他们一所大房子,条件是允许他时常的拜访,孩子们的姨妈为了抚养权准备和这对年轻莽撞的养父母打官司......

麻烦接踵而至,然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影片一开始,就明白告诉观众,可怜的女孩们能够在木屋里生存,全赖那个黑暗中的鬼妈妈。

这时候它已经跟着来了,就在这一家人居住的大房子里,继续陪伴女孩们嬉闹游戏。

墙壁上诡异的涂鸦、房子里明显的陌生女人的歌声、孩子们不合常理的举动、造型粗糙而可怕的玩偶以及噩梦,让安娜贝尔越来越怀疑屋子里有不怀好意的闯入者。她求助于医生,医生于是通过对维多利亚的催眠,开始了窥探异世界。

对孩子们的争夺,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伏笔。



鬼妈妈伊迪斯生前带着自己的婴儿跳崖,然而婴儿被树枝挂住,没有被人发现。失去一切的伊迪斯把女孩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所以对养父母的嫉妒。

孩子们已经开始越来越亲近安娜贝尔,使得鬼妈妈凶性大发,她开始了报复,把卢卡斯推下楼,在噩梦里恐吓安娜贝尔,杀死医生和姨妈,最后要带着女孩们跳下悬崖。

养父母拼死和鬼母争夺女儿,最后姐姐选择了人间父母,妹妹选择了鬼妈妈。



姐姐对于鬼妈妈有着不舍、但是她更舍不得养母,知道自己属于人类社会;天真而又执拗的妹妹完全依赖鬼母,只知道“妈妈,莉莉,维多利亚”。两个小演员的表现出乎意料地完美,灵性十足。


影片最后,鬼妈妈带着莉莉在旋风黑雾里跳下悬崖,然后变成一团飞蛾散开。黑暗中有美丽的蝴蝶飞上来,恋恋不舍地在维多利亚手指上停留了片刻。

浪漫色彩固然给未知的将来留了一点希望和转圜余地,但是再温情,莉莉也回不来了。

 
《Mama》在镜头语言、节奏、悬念和气氛上,尤其是场景无缝转换上,营造得足够成功。

墙上的霉圈、突然出现的黑洞里伸出来的树枝状爪子、受伤的男主在梦里看到哥哥示警,叫他赶紧去救侄女、女主上楼在房间里看到人影以为是莉莉,和“她”说话,孩子们却在楼下回应,黑气丝丝缕缕地聚集成形,鬼母可怕的踪影无处不在........

这许多场面,分分钟把观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值得称道的除了劳模姐(安娜贝尔)和两个小演员精彩的演技,还有导演出色的场景掌控力。孩子们在涂鸦的时候,莉莉看到了鬼妈妈,姐妹俩跑上楼梯,维多利亚被关在门外。这时候鬼母从衣柜里显出实体形状,养母带着孩子们逃走却被鬼母打倒在地......一段长镜头带着观众的视野直面紧张恐怖的气氛,简直是不能再惊心动魄。


这里还要说一下道具——维多利亚的眼镜

父亲要开枪的时候摘下了她的眼镜,不让孩子在死前看到他的绝望和残忍;叔叔给的新眼镜,让维多利亚回归了幼年的记忆;鬼妈妈要带走她的时候,捏碎了她的眼镜......


黑暗和光明之间、鬼蜮与人世之间的通道,一个小小的道具就完成了重要的衔接。

 全片其实可以说是一部女性电影,几个男性角色基本没有多少戏份。医生出于个人目的,在研究女孩们如如何能够生存下来的过程中,发现了鬼妈妈的存在,然后带着谜之自信与勇气独闯森林木屋,试图和鬼魂伊迪斯面对面,结果可想而知;男主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给几个女性角色做陪衬。

这里还是要吹爆劳模姐,真是可盐可甜可温柔可剽悍。



即便是为了劳模姐,这票价也是十二分的超值了。 

在悬崖上养母拼命拉着维多利亚的衣带不肯放手的一幕,把母亲的勇气和无私无畏的爱,演绎得淋漓尽致,赚足了眼泪。


鬼妈妈伊迪斯抱着自己婴儿的骷髅,悲痛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完全让人忘记了她是个至少杀了三个人的恶灵。穿透屏幕的悲哀令人感同身受,情不自禁为她难过。这个时候她只是个痛失爱子的、无助而可怜的母亲。



她虽然是恶灵,对孩子们的爱却是真心的---维多利亚求她不要伤害安娜贝尔,她就真的三番两次放过了这个胆敢和她争夺孩子的愚蠢的人类,只想催眠她,让她放手。



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鬼妈妈已经不那么可怕,孩子们唤起了她曾经为人的一点善念。她甚至跪下来,为维多利亚擦去眼泪。



断崖之上,人鬼之争,骨肉分离,养母的执着和鬼母的留恋,惊悚恐怖和令人心碎的温情天衣无缝地融合,非常成功地让观影者感同身受。

站在另一个角度看,鬼魂伊迪斯就是一个怀着执念一定要找回孩子的母亲,固然可怕,但又非常值得同情;自由奔放的摇滚歌手安娜贝尔不愿意被家庭所束缚,但是孩子们的到来慢慢激发了作为母亲的天性,那就是无所畏惧的保护和爱。

除去恐怖因素,这两个人物,都是某种意义上不可取代的母亲的形象。

密室、超自然力量、悬疑、无辜的生灵,恐怖片的基本要素,精良的制作,靠谱的演技,人文关怀式的西班牙风格,不完美的结局(鬼妈妈还是带走了一个)、完美的意境。



《Mama》确实是一部典型的恐怖片,因为它有着上述所必需齐备的要素,然而它又带有与众不同的文艺色彩。

恐怖之下,母爱至上。有什么理由不去看一看呢?



--好了,我bb完了,看电影吧--

推荐店铺


相关文章